明天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一一四章钉子,钉子

  冬天肃杀,代表着万物都进入了蛰伏期。

  崇祯十年的冬天非常的奇怪。

  几乎所有的义军,强盗们都开始开荒屯田的时候,唯有大明官府在庆幸大明国第一个几乎没有流寇的冬日如约而至。

  蓝田县开荒早就成了一种习惯,在牲畜工具齐全的情况下,在整齐划一的规划下,人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修水库,开荒。

  张秉忠的部将孙可望也用鞭子驱使着牛马跟义军随军家眷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重新复耕着襄阳周边的田地。

  韩城大战之后,李洪基仅仅带了五十余骑兵,逃离了战场匆匆进入了山西。

  没想到,才进山西,原以为可以借助神一魁的力量东山再起,想不到神一魁却病死了,部下早已星散,四处投靠。

  恓惶无依的李洪基,在遭遇两次袭击之后,虽然杀死了不少心怀不轨的贼寇,却无法在山西立足,不得不再一次进入河南。

  行到孟津,眼看黄河滔滔,想要再回陕西的李洪基想起云昭那张阴沉的脸,终于长叹一声带着好不容易聚拢的七百余人上了毂城山。

  孟津几经战火洗劫,早不复当年孟津渡之盛况。

  在纵兵劫掠了贫穷的孟津县衙之后,李洪基已经是精疲力竭,不得不在毂城山休养生息。

  存粮不多,周边郡县又几乎空无一人,无可奈何之下,李洪基只好带着部下,在毂城山屯田。

  一场大火将南山坡上的荒草焚烧的干干净净,李洪基第一个扛着锄头走进了满是草木灰的荒地,埋头开荒。

  如果在开春时节还不能把这片田地复耕,下种,到了明年,如果局势没有大的变化,他们这些人就只好再次流浪。

  而此时此刻,在相对平静的大明土地上流浪太危险了,只要手里有一点武力的人,都想擒拿他这个昔日的闯王,向朝廷请赏。

  火焰漫过荒地,一块被荒草遮掩的巨石出现在李洪基眼中,踩踏着温热的土地,李洪基来到这块巨石前边,心血来潮之下,居然找来斧凿,用了整整一天时间在这块巨石上凿下一个巨大的忍字!

  毂城山!

  “济北毂城山下,黄石公即我也!”

  李洪基抚摸着刚刚刻好的“忍”字低声道:“张良有黄石公传授神书,而后建功立业。

  某家的黄石公又在何处?”

  与他年龄相差无几的侄儿李过见叔父长久的站在巨石边上没有离开,就小心的凑过来到:“闯王,莫要想太多,事已至此,该回去歇息一下了。”

  李洪基道:“我时运不济,两次三番起事,总不得好结果,连累你了。”

  李过嘿嘿笑道:“此时这般模样,比我们叔侄在边寨时期如何?”

  李洪基道:“也是,了不起重头再来,只是这一次,我们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李过道:“叔父说的是,我们最初的一批老兄弟都在,只要我们修养生息一下,让兄弟们四处去招揽兵马,不出两年,我们又会有雄兵十万。”

  李洪基俯身捏一把泥土道:“天下逐渐安定,对我们极为不利。”

  李过从草木灰里捡出一只石块,远远地丢出去道:“李锦说这天下不会安定太久的。

  蓝田云氏已然咄咄逼人,张秉忠困居襄阳也非长久之计,叔父只要待这两人重新扯旗之后,我们在乱世中一定有复起之机。”

  李洪基摇头道:“云氏富贵,不肯与我泥腿子等拧成一股绳,当初我们派人跟云氏联系,希望他们能在陕南起事,与我们陕北义军南北夹击,说不得早就拿下西安城了,然后再以关中为基业,再进军河南,山西,如同草原大火一般定能成席卷天下之势。

  这些年,我与张秉忠,罗汝才都曾经派使者前往,前后去了六人之多,可惜,只回来了三人。

  不论是胁迫还是好话说尽,云氏都是油盐不进,我甚至以为,他从心眼里看不起我们这些人。

  都是绿林好汉,只有他云氏自命清高,处处高人一等。

  现如今,人家成了朝廷高官,虽然没有与朝廷合流向我们发难,却在陕西给我们下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许你山河万里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