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十七章云昭在海上下了重注

  清亮的淡水从韩秀芬粗壮的脖颈奔流而下,越过高山,平原,谷地最后溅落在甲板上,很快就汇成一个小小的湖泊。

  她锦缎一般的褐色皮肤被清水润泽之后便闪闪发亮。

  金发少年恐惧的看着韩秀芬雄壮的身体,忍不住抱住双臂瑟瑟发抖。

  韩秀芬清洗干净了身体,就裹上一块亚麻布,随手将长发挽成发髻,瞅着那个瘦弱的少年道:“你不准备洗洗吗?”

  少年人强迫自己看着雄壮如山的韩秀芬道:“你是野蛮人吗?”

  韩秀芬不知可谓的摇摇头,然后就坐在舷窗前,打开一个小羊皮笔记本,用鹅毛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少年人瞅着正在书写的韩秀芬,或许是书写这种行为让他以为韩秀芬该是一个讲道理的,就慢慢靠近之后瞅着羊皮书上的文字道:“这是你们的文字吗?”

  韩秀芬傲然道:“这是世界上最优美,最准确的文字,只有高等人才能享受的好东西。”

  少年人有些不服气的道:“谁都认为自己家的羔羊才是最好的。”

  瞅着靠近的少年人,韩秀芬抽抽鼻子道:“你已经很臭了,为什么不好好洗洗呢?”

  少年人面色绯红,嘟囔一声道:“我用了香水。”

  “你们的老祖父查理曼大帝最痛恨洗澡,看来这个毛病也传染给了你们,只是,你身为一个女子长年累月不洗澡的话,你难道就不感到难为情吗?

  去洗澡,你这个猪猡。”

  “你知道我是一个女人?”金发少年尖叫起来。

  韩秀芬用阴郁的眼神瞅瞅金发少女跟她的侍女道:“女人身上的臭味跟男人身上的臭味不一样,我还没有见到你,就从浓烈的血腥气中闻到了你们身上散发的臭味。

  快去洗澡,如果再不把你身上的臭味消除,我会把你丢出去,让你跟那些肮脏的水手们睡在一起。”

  “哦,不!”

  金发少女连忙来到装满清水的木桶前对女仆道:“维塞尔,过来帮帮我,我不想跟猪猡一样的水手住在一起。”

  当少女脱光了衣衫准备要洗澡的时候突然发现韩秀芬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们的身体。

  于是,她尖叫一声,掩住了胸部。

  韩秀芬烦躁的道:“把手拿开,我正在绘画。”

  对于绘画,少女似乎并不抵触,而她身边那个身材丰满的女仆却在一边搔首弄姿的展现自己身体之美。

  韩秀芬是一个很好地画师,严肃而认真。

  画完了这两个女体,她就从自己的行囊里取出一本画册,打开画册之后,这里全是东方女子的裸体画像,她不停地翻阅,目光最后落在一张酷似钱多多裸体画像上,不停地将少女的画像跟钱多多的画像做对比。

  “钱多多的身体曲线是东方女体中最优美的,而这个欧洲女人的就差了好多。

  按照道理来说,美是有共性的……东方,西方人的身体差异不该这么大……嗯额嗯,这个女孩子并不能代表最美的西方人,而钱多多……唉……她真的是东方世界中最美的……”

  小姑娘跟侍女一边瞅着韩秀芬一边努力的洗澡,直到把韩秀芬一整块肥皂用完了,这才洗出清水来。

  “衣服要用开水烫!”

  韩秀芬丢给了小姑娘跟侍女两块麻布。

  洗衣服的活计自然交给了侍女维塞尔,小姑娘一边擦拭着头发上的水珠一边对韩秀芬道:“我叫雷奥妮,你可以向我的父亲讨要一个好价钱。”

  “你父亲是谁啊?”

  “我父亲是荷兰东印度公司十七个董事之一的大科恩!”

  “为了你,他能付出自己的生命吗?”

  “不能!”

  “他能用两艘战舰来交换你吗?”

  “不会的!”

  “能交出航海图吗?我是指去新大陆的航海图。”

  “这个图我就有,我能拿他来换取我的自由吗?”

  “不能!”韩秀芬一把捏住雷奥妮纤细的脖子道:“你是我的俘虏,你拥有的都是我的,现在,赶紧把航海图拿给我。”

  “我去拿……”

  当侍女塞维尔裹着一块亚麻布来到甲板上讨要开水的时候,甲板上一片死寂。

  不论是黄种人,还是白人,亦或是黑皮肤的水手,他们齐齐的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直勾勾的瞅着塞维尔。

  薄薄的亚麻布不足以完全遮住塞维尔的身体,不论是从亚麻布上面露出来的半球,还是亚麻布下端裸露着的浑圆的大腿,几乎都要被这些饥渴的目光给灼伤了。

  好在张传礼咳嗽了一声,众人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假装忙碌……

  蓝田号上烧热水用的东西就是破碎的镜子,这东西被镶嵌在一个锅里,找准阳光聚点之后,就是很好地烧水器。

  塞维尔站在烧水器边上,惊奇的几乎不能呼吸,她以为这是魔法。

  刘明亮很好心的帮助斯维尔烫了衣衫,还在洗衣服的塞维尔身边待了好久……

  以前的船长,现在的大副马里奥来到刘明亮身边道:“所有的俘虏都已经问过了,他们属于荷兰东印度公司。”

  刘明亮道:“全部卖了吧,这些人都是好水手,只是我们不能用。”

  “公主号损毁的太厉害,主桅杆,龙骨都有损伤,不能用。”

  “那就凿沉吧。”

  马里奥匆匆又上了公主号,不一会,停留在公主号上的海盗纷纷回到蓝田号上,随着蓝田号的离开,庞大的公主号正在缓缓下沉,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海面上已经不见了公主号的身影。

  如今,蓝田号已经变成了旗舰,在他身后还有三艘小型战舰护卫在左右。

  爬在桅杆上瞭望的海盗不断地发出信号,这是发现肥羊的信号,于是,按照对手船只的大小,总会有一艘或者两艘海盗船离开舰队,向猎物狠狠地扑过去。

  韩秀芬披上美丽的丝绸披风,手里握着一卷书来到甲板上的时候,所有黑人海盗都齐齐的跪地行礼。

  看得出来,这些人行礼都是心甘情愿的,因为,在大海上,只有韩秀芬似乎对他们没有什么偏见,虽然她比别的海盗王更加的凶残,可是,对自己的手下都是统一待遇。

  被人有的亚麻衣衫,他们也有,别人喜欢喝的酒,他们一样有分配,只是不能随时随地喝罢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是有工钱的,这一点对于黑人海盗来说非常的重要,有了钱,他们在天堂岛上就能活的像一个人。

  韩秀芬来到刘明亮,张传礼身边道:“这一次运气不错,我们捉到了荷兰东印度公司董事的女儿,并且从她手里得到了一份欧洲直达新大陆的航线图。

  这东西应该送回蓝田县,交给县尊,你们觉得谁会去比较好呢?”

  刘明亮道:“看样子你是不准备回蓝田县了是吗?”

  韩秀芬点点头道:“我喜欢大海,喜欢野蛮的欧洲。”

  “你要叛逃吗?”张传礼声色俱厉。

  韩秀芬笑道:“我如果自立你会怎么办?”

  张传礼取出自己的短火铳对准韩秀芬的脑袋道:“我会杀了你。”

  “我们生死与共这么些天,又一起长大,你下的去手?”

  张传礼道:“杀了你之后,我自杀就是了,就当他娘的这辈子白活了,韩秀芬,我没有开玩笑,如果你要那样做,要嘛你杀了我们,要嘛,被我们杀掉,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韩秀芬瞅瞅跟张传礼站在一起的刘明亮叹口气道:“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谁都不要死。

  我只是觉得大海更需要我,我在那里,那里的海就属于蓝田县。”

  张传礼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甲板上道:“你不要再戏耍我们两个,我们没有你那么深邃的想法,我们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尤其是不能让我们两个有误会。

  韩秀芬,我知道你比我们两个加起来都强大,可是,请你不要触及我们两个人的底线。

  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会先开枪然后再调查原因,我们不聪明,但是呢,我们两个都认为忠诚比能,力更加重要。”

  韩秀芬笑道:“孔夫子学问的核心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你们如果跳不出这个旧坑,永远都不会有新的眼光,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别,我做学问在疑问,你们做学问在东施效颦。”

  刘明亮道:“我们知道儒学是贵族学问,我们也知道孔夫子制定了伦理道德,是为了让天下有一个标准可以依靠,我们更加知道他说的‘仁’是指上位者对下位者的爱……你看,我们什么都知道,不过,我觉得他说的没错,我喜欢这一套。

  你不喜欢那是你的事情,你以后有本事突破那也是你的事情,别拿你的想法来污染我的心。

  我喜欢“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一套你咬我?”

  韩秀芬摇摇头怜悯的瞅着自己的两个愚蠢的部下叹口气道:“你们这辈子最大的官职估计就是我的副将了。”

  刘明亮道:“如果不是你在路上胡来,我们这会已经抵达欧洲了,我还是一个快乐的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许你山河万里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