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十八章天不作美

  夏收的时候到了,或许是为了尊敬这个重要的时刻,大明天下终于难得的平静了下来。

  朝廷在组织收割,起义军们也在组织收割,蓝田县同样在组织收割,就连建建人似乎也忘记了发起战争。

  收获,永远是弥补创伤最好的方式。

  站在一望无垠的原野上,云昭感慨万千,今年,河南,山西,湖北大熟。

  这是一件很没有道理的事情,

  去年的时候这三个地方还被蝗虫肆虐的体无完肤,可是,在今年,他们风调雨顺了整整七个月。

  而辛苦劳作的蓝田人,则在今年遇到了旱灾,地龙翻身,临到收割的时候,偏偏大雨滂沱,田地里的庄稼大片大片的倒伏,减产已经成定局。

  从这件事情上,云昭发现老天其实是没有长眼睛的,他发怒的时候是不分对象与好人。

  好在,河南,山西这两个地方还有蓝田县得一些地盘,所以,有很好的体现了好人有好报这个古老的道理。

  所以说,世界是矛盾的,天道是矛盾的,需要人们有更高的思想觉悟与承受力才能最终理解。

  倒伏在地里的庄稼跟淤泥混在一起,想要把这里的粮食收回来需要足够的耐心。

  这就导致了蓝田县需要发动更多的人手去收割,于是,蓝田县尊云昭也就加入了收割粮食的大军之中。

  身为领导人,其实很倒霉,尤其是当他手下有一套完整的官僚班子之后,他的作用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更多的时候成了权力的象征。

  地震了,县尊一定要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亲自参与救灾,才能给百姓们以战胜灾害的勇气。

  粮食减产了,县尊一定要带头喝稀饭,不能继续锦衣玉食醉生梦死,虽然他一个人省不下来几颗粮食,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做。

  因为要砍别的犯禁官员的脑袋,云昭自己就不能犯禁,否则就是大事件。

  云昭从泥地里割下一束麦子,小心的放在一边,即便麦穗上沾满了泥巴也不能抖掉。

  人们几乎是匍匐在地上才能把这些跟泥土纠缠在一起的麦子收割出来,即便如此,这些麦子也大多不太好,日照不足,灌浆不足,晒干之后,打出来的麸皮要比面粉多。

  收割麦子这件事让云昭很烦,尤其是对于他这种见识过大型联合收割机的人来说,一镰刀,一镰刀的收割麦子,让他觉得自己愚蠢的厉害。

  “你们在玉山书院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怎么连一个方便一点的收割麦子的机器都做不出来?”

  蹲在云昭身边收割了更多麦子的杨雄疑惑的瞅着自己的县尊,他不记得县尊曾经安排过这样的研究。

  可是,县尊已经开始发怒了,那么,有错误的一定是他们这些没办法体会上意的人。

  “今年就安排下去,应该赶得上明年夏收。”

  “你们这些人全部把心思用在那些宫女身上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云昭继续发怒。

  杨雄惊诧的道:“除过那些丑人把这些宫女当宝贝一样看,我们这些人谁会把宫女看在眼里?

  比如下官,五岁的时候就知道我老婆是谁了,谁会没事干去找那些身份不明,来历不明,性情不明的女子,弄回来当小妾可能,可是,在咱们蓝田县娶小妾是大忌,我们也不会在没有成亲之前就纳妾啊。”

  云昭点点头,觉得他们说的很有道理,杨雄家虽然算不得阔绰,可是,这家伙一族百十人上到耄耋老翁,老妇,下到总角童子全部都认识字,是关中有名的读书人家。

  这样的家族对娶宫女自然是天生就排斥的,他们对云昭家里的那些妹子都看不上,遑论这些来历不明,可能会给他们沾染上麻烦的宫女了。

  算起来,那些被云昭买回来的家伙们,自信心更加的强烈,处处以蓝田县主人自居。

  外人可能被收买,可能被策反,可能被色诱,至于他们……都觉得不可能。

  总体算起来,杨雄这些人才是准备好好做官的一群人,而徐五想,张国柱,张国凤,韩秀芬,韩陵山这些人在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

  这些人你可以把她丢在任何地方,他们会继续为理想而奋斗,杨雄这些人如果遭到贬斥了,他们会认为这是自己仕途上的一次失败。

  本想活动一下自己酸痛的腰,云昭抬头瞅瞅天边的乌云,不得不站起来大声鼓励一同参与秋收的官员们:“大家加把劲啊,今天争取把这片倒伏的麦子全部收回去。”

  云昭的动员明显是很有作用的,包括杨雄自己,也不由得加快了动作,他家里是耕读传家,对于收割粮食这种事情看得很重,也从不觉得干这活有辱门风什么的,所以动作娴熟。

  动员唯一的害处就是所有人的进度都很快,把云昭一个人远远地丢在后面,蓝田县民风淳朴,着实连一个拍马屁的人都没有啊……

  云昭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没时间去休憩,尽管他很想扑在床上睡到地老天荒,他还是要接见从山西回来的黄宗羲与顾炎武。

  这是两个黑人!

  虽然面目黧黑却双目闪闪发光的人!

  更是两位有功之人。

  他们不仅仅从属地带回来四十万担粮食,以及六千担蝗虫粉,还给蓝田县带回来了六个开明的东南读书人。

  这六个人也看不出江南才子的本来模样,一年的辛苦经营,已经把他们在江南养成的富贵模样给消磨掉了。

  “人总是要过一些苦日子的,否则就不知道幸福来之不易。”

  云昭淡淡的一句话,就把这些人期望过高的夸奖念头给打消了。

  这种事情云昭以前经常听到,有时候来自于老师,有时候来自于母亲,更多的时候则是来自领导。

  手下人办事情的时候一定是严格要求追求更高目标,当手下人超额完成任务之后就要表达自己的淡然心情。

  超规格的夸奖一般都是给傻子的,哪怕傻子成功的把屁股放进椅子里。

  黄宗羲显得非常淡然,顾炎武白眼看天充分表达了自己的不屑。

  至于;另外六个人,则显得很失望。

  人的高下从这个小小的细节里就体现出来了。

  云昭亲自给这八个人倒了一杯茶水,对黄宗羲道:“今日拙荆下厨,我们小饮几杯,去去乏气。”

  听云昭这样说,这八人的神情立刻就有了新的变化,除过黄宗羲表现的比较淡然之外,就连顾炎武也收起了不屑之意,起身连连道不敢。

  黄宗羲起身道:“听闻夫人身怀六甲,如何能劳动她的大驾。”

  云昭笑道;“不妨事的,此时多动弹一下对胎儿有好处,不说了,我们去花厅,那里视野开阔,正好把酒叙谈。”

  不一会,众人来到了花厅,一桌不算丰盛的酒宴已经布置完毕,几人分宾主之位做好。

  云昭端起酒杯道:“一切的苦劳,一切心酸,人世间的所有苦难,我们就加在酒中,一口吞了吧。”

  顾炎武道:“既然前面还有路,吃过的苦就算不得苦,百姓的苦难也就到了尽头,云县尊,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云昭放下筷子目光扫视了一遍在座的人,低声道:“诸位可有心愿?”

  黄宗羲道:“某家愿意去玉山书院作客。”

  顾炎武道:“给我一支军兵,五百人足矣。”

  其余六人一起拱手道:“愿听县尊吩咐。”

  云昭笑了,重新端起酒杯敬了这八人一杯之后道:“蓝田县有獬豸猛兽惯爱食人,这里的官不好当。”

  顾炎武低头喝一口酒道:“可是我等能力不足?”

  云昭摇头道:“獬豸如今在蓝田大地上漫游,正在对所有手中有权,有钱的人进行诫勉谈话,过不了这一关,在蓝田县做官无望。

  对了,他第一个诫勉谈话的对象,就是我本人。”

  顾炎武冷笑一声道:“这里在座的都是才德昭昭,冰清玉洁之辈。”

  云昭瞅了顾炎武一眼道:“在獬豸面前说这样的话,他会要求你写下连坐字据的。

  所以,诸位的才学足矣担任一定的官职,造福天下,可是呢,蓝田县有一句俗话说的好——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

  诸位一旦决定要进我蓝田县,那么,只有一条路走到黑,绝无第二条出路。

  蓝田县能回报诸位的只能是为万世开太平的荣耀,除此,再无其它。

  请诸位仔细考虑,慎重考虑,坚定信心之后,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许你山河万里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