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十二章丑八怪的心酸你不懂(万字大章求票)

  蓝田县城里有一座硕大的馆驿。

  这座馆驿乃是蓝田县官家馆驿,一半用来招待远道而来的异地商贾,一半用来招待蓝田县属地来县里办事的官员。

  这一次,因为曹化淳带来了一千多宫娥,所以,这座蓝田驿就被蓝田县刘主簿给清空,专门用来安置这些娇滴滴的宫娥。

  突然间从京城来到了关中,这些女子心中满是惶恐之意,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虽然蓝田县的贵妇赏赐了她们五枚看起来非常精致的银元,她们也只会小心藏起来,不敢花用,更不要说离开这座看似安全的官家驿站去外边看看。

  平日里被关在深宫中,一举一动皆有规矩,耳听得驿站外边人声鼎沸似乎热闹异常,她们虽然心向往之却只能待在屋子里凝神倾听。

  刘茹走进院子的时候,几个正在踢毽子的小宫女立刻就停了下来,弯着腰等待这位一看就是上位者的女人训话。

  刘茹捡起毽子轻轻一丢,然后抬腿踢了几下,且花样百出,只是最后翻身接龙的时候毽子掉在了地上。

  她一脸遗憾的对一个长着一对大眼睛的小宫女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不会失误。”

  小宫女一看就是一个活泼的,见刘茹亲切,就小声道;“嬷嬷踢得已经很好了。”

  刘茹大笑道:“什么嬷嬷啊,你应该叫我掌柜的。”

  小宫女眨巴着眼睛道:“女子也能做掌柜?”

  刘茹抬手捏捏小宫女尚有婴儿肥的小脸道:“这里可是蓝田县,不是京师,在这里啊,女子想干什么都成!

  咦?你们为何不出去转转?”

  小宫女摇着头道:“不敢!”

  刘茹哈哈大笑道:“我蓝田县多年前就已经被县尊治理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莫说这郎朗白日的,就算是夜晚,女子夜行也百无禁忌。”

  众人见刘茹健谈,渴望知晓自己目前处境的宫娥们纷纷围拢过来。

  其中一个鹅蛋脸的宫女低声道:“女子夜行?”

  刘茹笑道:“那自然是啊,蓝田县女子可没有待在家里洗衣做饭的道理,只要是四肢健全的女子哪一个都要出门去给家里做工赚钱,告诉你们啊,女子赚的钱可不比家里的男丁少!

  一月赚两个半银元是寻常事。”

  一个年长的宫娥从腰带处拿出一枚银元放在掌心问刘茹:“姐姐,这样一枚银元能买到什么?”

  刘茹笑道:“这可是一两银子,你们现如今都入了蓝田县籍贯,可以拿着自己的户口簿去官仓购买一担麦子,或者一担半的糜子,谷子,也能换两担玉米,再加一点钱就能买到一担精米。”

  听了刘茹的话,众宫娥忍不住惊呼出声,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宫娥急忙问道:“这位姐姐,如果一枚银元可以买一担麦子,我们这就要把手里的银元全部换成麦子。”

  刘茹的手被宫娥捉住,见这个宫娥在发急,就轻声抚慰她道:“蓝田县的粮食多的吃不完,你不用担心粮价飞涨。

  据我所知,蓝田县五年前的时候,官仓粮食就是这个价格,五年来不但没有变贵,还便宜了不少,尤其是玉米价格掉的厉害。

  你们已经入了蓝田县籍,就不怕没粮食吃,蓝田县啊每年都会首先供应蓝田本地人的口粮,然后才会把多余出来的粮食高价买给外地人。

  姑娘们啊,别闷在这个破驿站里了,想要知道更多,就随我出去看看,放心,你们以后就要由我来安排出路,不用担心我把你们拐了去……哈哈哈。”

  即便是有驿丞作保,敢跟随刘茹出门长见识的宫娥还是极少数,其中那个有了一点年纪的宫娥,以及那个小宫女,鹅蛋脸宫女就愿意冒险跟着刘茹出门。

  不过,当刘茹的小闺女蹦蹦跶跶的从外边跑进来找母亲的时候,愿意跟着刘茹出门的宫娥又多了一些。

  别人不愿意去,刘茹也不强迫,很高兴的带着自家闺女与七八个宫娥离开了驿站。

  她相信,只要有一个宫娥主动离开驿站,就会有更多的宫娥离开驿站去探索属于她们的新世界。

  刘茹一马当先的走在最前边,年纪最大的宫娥手里拖着刘茹闺女紧紧的跟在后面,至于其余的宫娥,虽然大着胆子出来了,却一个个战战兢兢的。

  七八个美丽的宫装女子上了街头,很快就引起人们的注意,人们知道陛下一次赏赐给了县尊一千两百个宫女,人数虽然多了一些,想到县尊这些年的辛苦,也就觉得这些女人本身就该是县尊一个人的。

  所以,看看也就是了,没有人胆敢口花花的出言调戏。

  开始被人看的时候,小宫女们非常紧张,不过,才走了半条街她们就发现这里的人似乎都很有君子之风,似乎对她们身上的宫装更加的感兴趣,而不是对她们的人有什么兴趣。

  甚至还有一个穿着长衫的老者很有礼貌的跟宫娥们打过招呼之后,便随着她们边走边讨教一些宫里关于衣着与品秩之间的关系。

  很明显,这是一个很有学问且风趣的老头,在表明自己乃是蓝田县的教谕身份,并给这些宫娥一人买了一根雪糕之后,就很自然的让这些愚蠢的宫娥们放弃了警惕之心。

  要强说一个头发斑白,慈眉善目,如同祖父一般的教书先生会对这些小姑娘有什么不轨的心思,只要看看蓝田县大街上往来的人,以及商贾们殷勤招呼老人的情形,就知道他绝对是一个安全且没有危险的人。

  徐五想坐在窗前静静的喝着茶水,听着那个从身边走过的小宫女发出的银铃一般的笑声,就用最阴沉的声音对在座的其余人道:“这个小宫女是我的。”

  一个脑袋上只有几根稀疏头发的胖子道:“一千两百多人呢,国风兄是不是出手太早了一些?”

  徐五想瞅着这个脑袋上没几根头发的胖子道:“三千弱水吾只饮一瓢,挑拣只会挑花眼,最后一无所得,人,想要办成事情,最重要的就是目标明确,不能三心二意。

  犹如苍鹰博兔一击必杀,而后便带着猎物远遁千里。

  张明智,你在玉山书院主持推演,那么,你应该明白,在第一次推演的时候,劣势一方的胜利可能是最高的,等到推演过无数遍之后,占优的一方就会将自己的优势无限的扩大,那个时候,劣势的一方还有个屁的机会。”

  张明智浑身肥肉颤抖一下抱拳道:“受教,受教,如此,那个胸脯高高一看就很好生育的美人就归兄弟我如何?”

  “我喜欢那个个子高一些的,虽然年纪可能长我两岁,不过还是很有风情的。”

  徐五想俯视着说话的三寸丁道:“你去过明月楼了?”

  三寸丁道:“当了云杨将军的书记,我不去明月楼你觉得可能吗?”

  徐五想点点头道:“也是,将军口味独特,看来也影响到了你。”

  三寸丁怒道:“我意志安稳如山,岂能轻易被人影响,我个子不高,就想找一个个子高的不成吗?”

  “诸位兄弟莫要内部起了纷乱,以小弟来看,第一日就敢出门的必定是一些好奇心比较重的女子,这样的女子自然容易接近一些,不过,依我看,我们兄弟还是分头行事比较好。

  免得一起出现,会让这些女子对我蓝田县的男子生出绝望之心……”

  “刘茹掌柜,周教谕也为我等婚事操心不已,愿意为我等穿针引线,这是我等的优势所在。

  不过呢,县尊说过了,谁要是胆敢用权势,财帛强迫人家,小心将来襟抱不开,反倒成了秉笔太监。

  这一点要切记,切记。”

  在乱哄哄的场面下,一群爱美人士迅速想好了缜密的策略,并且准备在第二日开始实施。

  于是,这些人便分头行事了。

  “师兄安好!有何差遣尽管吩咐,小弟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韩若愚,愚兄看中一个女子,想要明日偶遇一下,你陪我走一趟。”

  “啊?师兄万万不可,如果小弟陪伴您左右,女子恐怕会缠上小弟,而不是对师兄含情脉脉,虽然小弟不在意多一个女子仰慕,可是,坏了师兄的好事,小弟就百死难赎了。”

  “滚!知道你长了一副好面皮,这才让你陪我去!”

  “啊,师兄,这是何故呢?”

  “我来问你,你师兄我的才学如何?”

  “自然是人间罕见,世上难寻!”

  “你比我如何?”

  “望尘莫及!只是女子肤浅,看男子大多是从面皮看起,很难看到师兄您的满腹经纶。”

  “说的很对,所以,明日你要扮演一个草包,来衬托你师兄我的伟岸高大。”

  “咦?果然妙计,只是小弟不用假装,在您面前小弟本来就是一个草包。

  可是,小弟的面皮过于出色……就算是草包似乎也有不少女子倾心……师兄不可不防!“

  “说的有理,你明日就扮演一个草包加兔儿爷!”

  “啊——”

  徐五想搞定了韩若愚,并免费赠送了他一套花花绿绿的锦衣袍服,并要求他明日在头发上插一朵大绢花。

  这才送走了怏怏不乐的韩若愚。

  韩若愚不过是玉山书院上院的四年级学生,那里有本钱跟徐五想这样的玉山书院大佬对抗。

  说不得明日一定要扮演一次恶心的角色。

  徐五想在脑海中匆匆的将自己的计划仔细研判了几遍,发现确实没有漏洞了,这才迈步走进了云昭的大书房。

  瞅着埋头批阅文书的县尊,徐五想心中暗自高兴,县尊只是不许用权势来压迫那些女子,可没有说不许用一些手段来压迫一下那些长得越来越好的学弟们。

  说起来也奇怪,长相丑陋的学生只有前三届,后面的学生长相就有了很大变化,关中人身材本来就高大挺拔,这些家伙一个个长得浓眉大眼器宇轩昂的让徐五想这些人很是怀疑自己是否也是关中人!

  只是,这些混账一个个有着不俗的容貌,心性却比前几届的学生差了好多,莫说出一些出类拔萃的人,就算是上上之选的人才也没有看到几个。

  “你今天出去了一整天!”

  云昭推开面前堆积如山的文书,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瞟了徐五想一眼。

  这家伙看起来很正常,没有用胭脂水粉填平脸上的坑,更没有增加更多的配饰,衣衫也仅仅是一袭青衫,脸虽然没法子看,不过,腹有诗书气自华的话也不是骗人的,再加上这家伙腰背挺拔,如果转过身去,自有一股风流态。

  “今天去见了曹化淳,告知他后日与县尊见面,不想这个老宦官请求延后十日,他想再看看蓝田县。”

  徐五想帮着云昭收拾干净了桌面,云昭就很自然的将一双腿搭在桌子上懒懒的道:“多多说那些女子也就一般,配不上你们。”

  徐五想摇头道:“多多师姐眼中的女子就没有好看的,卑职今日倒是看中了一个投缘的宫女,年岁不大,很适合卑职这等人。”

  云昭叹口气道:“我家中就有很多啊,你们怎么一个个就死脑筋呢?”

  徐五想叹口气道:“如果卑职脸上没有这些坑,说不得就应允了县尊,即便是您的妹妹们看不上我,也相差不大,就算是做不到举案齐眉,也能将就着过日子。

  我这一脸坑啊……需要卑职用无数的才学,人品,性情,趣味,能力才能一一填平,上苍对我何其不公也。”

  人家不愿意,云昭也没办法,重新威胁了徐五想一番,不准许他们胡来,就背着手离开了大书房。

  徐五想环顾大书房,瞅着密密匝匝的书架,不知为何心情变得很差。

  他自忖算得上一代英杰,此时此地却在为讨一个老婆用尽心机,这些心机原本是要用在争夺天下的路途上的,他谋算的对象该是黄台吉,多尔衮,李洪基,张秉忠,大明皇帝,大明朝那些有着鬼蜮心思的士大夫……无论如何不该是一个娇憨明艳的小宫女。

  不过,计划已经制定了,那就一定要施行,这是徐五想的习惯,他可不是一个喜欢半途而废的人。

  今天是初一,云氏所有人都会挤在一起吃饭。

  以前的时候只是一人端着一只碗自己吃自己的。

  现在不同了,光是云氏本族人,就坐满了四桌。

  开饭的话一贯是云氏族长云娘说的,她开口之后,丫鬟们就端来了无数精美的菜肴。

  妇人们在里面,男子加上云娘是在外边的。

  云昭喝了一口汤之后,就对云虎道:“虎叔,蜀中的通道是否畅通无阻?”

  云虎放下手里的骨头道:“罗汝才欲效法张秉忠攻下夔门,结果,石柱土司出兵了,领兵大将是秦良玉将军,罗汝才闻听秦将军领着石柱兵马到了,就不战而走,结果,被秦将军追击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秦将军追至马家寨,大破罗汝才,斩首六百级。

  罗汝才仓惶逃跑,秦将军又率军追击,先后在留马垭、谭家坪北山、仙寺岭大破敌兵,将其首领东山虎斩杀,活捉射塌天,惠登相。

  王光恩投降,并夺取了罗汝才的帅旗,罗汝才军率领残部亡命逃窜,这才逃出生天。

  此战过后,罗汝才应当不足为虑了。”

  云昭道:“如果我们兵进蜀中,你以为秦将军会有何等反应?”

  云霄放下饭碗道:“同样会阻拦!”

  “什么目的呢?”

  “石柱土司这两年心思很重,我觉得他们想要占据蜀中自立为王,现如今,就等秦将军死后,他们就会这么做,只不过,石柱一地贫瘠,战兵虽然精悍,却是经不起消耗的,一旦战损过多,对石柱土司来讲就是没顶之灾。”

  云昭瞅了一眼不远处的冯英,见她在听谈话,就朝着冯英笑道:“不用担心,秦将军老当益壮杀的曹汝才屁滚尿流。”

  冯英离开桌子凑到云娘身边对云昭道:“石柱土司没有能力控制蜀中,他们的人手太少了。

  而四川巡抚邵捷春历来对秦夫人极为忌惮,对石柱宣慰司的所请从来都没有准允过,还阻断了石柱宣慰司与成都绵州等地的交易,尤其是盐巴,控制的尤其严密,在石柱宣慰司,很多人家吃‘望望盐’已经很多年了。”

  云娘见儿子与一干男子都不说话了,神情还有些愤怒,就疑惑的问冯英。

  “儿啊,什么是望望盐?”

  云昭叹口气道:“娘,就是做饭的时候不放盐,吃饭的时候把盐巴挂起来,大家一边看着盐巴,一边吃饭。”

  云娘闻言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道:“咱家库房里的盐巴多的是,明天就让商队走一遭石柱宣慰司,带最好的青盐过去,秦夫人那里不但要吃盐,还要吃好盐。

  人要是长久不吃盐,会长白毛,还会疲倦无力,这样还怎么干活养活全家呢?

  儿啊,就这么定了,阿英,明天就派一个老家人带着商队出发,不要钱都成!“

  云昭见老娘发怒了,连忙道:“这就安排,这就安排。”

  冯英摆摆手道:“娘,用不着这样着急,石柱宣慰司缺盐也不是一天两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许你山河万里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