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三章我们的世界

  云昭终于要成亲了!

  这是蓝田县最大的盛事。

  云娘甚至霸道的让蓝田县所属休憩一天,且着为永例。

  所谓的休憩一天,不仅仅是官府停止办公,学堂停止授课,还包括工厂要停工一天,市场要停止交易一日,就连勤劳的农夫,也会在这一天换上新衣,不再照看农田里的宝贝。

  所以,在前一天,人们就大量的涌进来玉山城。

  云福,云虎,云豹,云蛟,云霄这些长辈忙碌的不可开交,家里的姐妹们也充斥了内宅,很自然的分成两拨人,一帮去了冯英的房间,一帮去了钱多多的房间。

  云娘高座在大堂,接待数不清的贵客。

  如今的关中,能让云娘来到门口迎接的人几乎不存在,哪怕是她的父亲,云昭的外公秦培亮到来了,也是云福接待,他身为男子想要进入内宅去看自己闺女,那也要等到婚礼大典结束之后。

  这样做是非常不合常理的。

  不过,当秦培亮被云福接引进了花厅,被迎到上座上,他就有些惴惴不安。

  因为,坐在他下手的人正是秦郡王朱存极!

  在朱存极下首分别坐着布政使,按察使与都指挥使,至于陕西巡抚刘玉堂只能坐在左手位置上。

  这些人见了秦培亮纷纷起身祝贺,秦培亮也就顺势安坐在主人位置上与人寒暄。

  秦培亮整个过程晕陶陶的,他甚至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话,只记得每一个都离开座位向他祝贺,只记得每一个人都祝贺他有一个才华无双的外孙。

  钱少少坐在窗户上瞅着姐姐修饰自己的妆容,这个过程已经足足半个时辰了,姐姐依旧在化妆。

  何常氏在钱多多背后帮她整理繁琐至极的发式,头发上的每一处装饰都要做到尽善尽美。

  “忙完了没有?再过半个时辰就要拜堂成亲了。”

  钱少少眼看着钱多多咬了一口口媒子之后,觉得不满意又擦掉重来,终于忍耐不住了。

  何常氏笑眯眯的道:“今天是小姐的大日子,怎么装扮都不为过。”

  钱少少皱眉道:“你装扮的太漂亮了,显得人家冯英才是那个有才的。”

  钱多多哼了一声道:“我就算是不装扮,冯英看起来也是那个有才的,这方面你姐姐没有优势。

  所以呐,才要打扮的美美的,就算别人认为我是靠美色事人,看过我之后,也要让他们觉得阿昭娶我还是赚到了。”

  相比钱多多的自信,冯英就差了好多,她的嫁衣是普通式样的,就连头面首饰也不如钱多多。

  再加上钱多多有何常氏这种高级专业人士在帮她打理妆容,她身边只有小楚跟云春,云花这两个棒槌。

  冯英挽了一个高高的发髻,插上一枝云娘送给她的金步摇,眉心点了花黄,咬了一口口媒子,就觉得自己已经装扮好了。

  刚才偷偷去看钱多多的云春回来了,瞅着冯英的妆容叹口气道:“钱多多的眼角都画了线,眼睛看起来有鸡蛋大。”

  冯英笑了,抬手按按自己眉间的火焰纹花黄道:“多多的美是天生的,没人比得了。”

  “那也要相差不远才成啊,我可不想你们拜天地的时候,你看起来像是一个陪嫁的丫鬟。”

  小楚在一边愤愤不平。

  冯英叹口气道:“我穿铠甲的样子才是最好看的。”

  小楚咬咬嘴唇道:“那就穿铠甲……”

  云昭收拾起来就很简单了。

  洗了澡,涂抹了一些油脂,婆子又给他扑了一些白粉,让他看起来更加的白净,穿上大红的喜服,戴上三梁进贤冠,腰畔挂上白玉佩,就算完事了。

  徐五想左右上下打量一下云昭道:“服饰就这样了,问题是你今晚先跟谁睡,这可是一个大问题,我劝你早早想好。

  新婚之夜,大被同眠不好吧?”

  对于徐五想戏谑话,云昭早就免疫了,他觉得这个丑逼在嫉妒自己。

  “跟冯英睡!”云昭不介意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让这家伙再嫉妒一下。

  “哇哇哇,你摊上事情了,钱多多能撕裂你。

  云昭整理一下脖领子道:“你觉得在这件事情上我有话语权吗?”

  徐五想哦了一声道:“原来你才是被挑选的那个。”

  “等你成亲的时候,希望你也有这样的艳福。”

  徐五想道:“现在是战乱的年月,男丁不足,我可以娶多个老婆吧?这不违背我们的律法吧?”

  云昭看了徐五想一眼道:“你想好了再做,我们可是废除了妾室的,凡是娶进门的女子一样大,你要是愿意我们自然没话说。”

  徐五想吧嗒一下嘴巴道:“那就娶两个漂亮的。”

  云杨进门的时候,云昭已经等候他很长时间了,这家伙在蓝田城遭了灾,现在整个人看起来瘦峭的厉害。

  不论多么强大的英雄好汉,也经不起闹一个月的肚子。

  今天看起来气色好了很多。

  “撑得住吗?”云昭连忙问道。

  “我现在能赤手空拳打死一头老虎。”云杨晃晃自己硕大的拳头表示自己很强壮。

  秃脑壳的云杨收拾起来更加的容易,只是秃脑壳上没法子插花,只好别在耳朵上,穿好红色的暗红色的喜服之后,整个人看起来很像是一个采花贼。

  “你家大门外非常的热闹,广场上,小巷子里,村子里,山坡上到处都是人,你家在大宴宾客,云家庄子在大宴天下,我爹粗略的算了一下,今日进城的人超过了两万人。

  不过,你放心,全是有根脚的人,今后三天,只有老蓝田县人才能进城,出城。

  护卫方面没有任何问题。”

  云昭回头看着徐五想道:“你们今天没有利用我的婚事引诱刺客吧?”

  徐五想摇头道:“没有,我们只想让你热热闹闹的成亲,没有做别的安排。”

  云昭点头道:“如果有,就撤掉,否则我不会原谅你们。”

  说完话,云昭就在喜娘的催促下离开了自己的卧房,骑上一匹白马去玉山书院迎接两位新娘。

  从云氏庄子,直到玉山书院,整条路都被蓝田县人挤得满满的,云昭看见很多熟悉的面孔就站在人群里朝他招手。

  有年老力衰的盗贼,有缺胳膊少腿的盗贼,有少了一只或者两只眼睛的盗贼……他们或者坐在人群中,或者趴在人群中,或者站在高处,拼命地挥手,只希望云昭能看过来。

  他们的家就在这条路的两边,这条路两边的庄稼地是蓝田县最好的庄稼地,灌溉方便,收割方便,且土地肥沃。

  十年时间,云昭不知道自己到底损失了多少部属,有多少人因为他一声令下就无畏的冲向敌人……

  活着成了残废的人没有人怨恨他,据他们说,那些战死沙场的人也从来没有埋怨过他,最多喊一句——老子运气不好。

  看到这些人,云昭紧绷着的身体立刻就松弛下来,他觉得有这些人在,自己的安全无虞!

  自己或许不是一个好的领导人,但是,自己绝对是一个对他们有益的领导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现在看来,他们似乎也明白这一点,他们付出了,也获得了,从做生意的角度来看,云昭自忖做到了两不相欠。

  如果说还有别的,那都是云昭赚到的,历史学家们一般把这样的东西称之为——民心!

  每个人的生活看起来似乎都不错,那个没了双腿的家伙虽然趴在地上,他身下的平板小车看起来也似乎价值不菲,云昭看的很清楚,这家伙在小车上镶嵌了一颗明晃晃的珠子……

  云昭娶走了玉山书院师生心中的掌上明珠,自然没有那么容易进入玉山书院。

  好在,云杨的身体恢复了,他一人顶着一群年幼的师弟师妹们,且让他们节节败退。

  云昭下了马,云杨推开多远,他就走多远,偶尔会停下来,认真的瞅瞅眼前的这些小王八蛋。

  还不错,没有当初那一批人的穷酸怪相,没有人抱着他的腿喊他主人,然后伸手要吃的。

  他们有自尊的多,同时也漂亮的多……

  徐五想在一边道:“他们可不是你买来的,人家都是正儿八经的学生,是他们爹娘花钱送进来的。

  不像我们,你用了一点糜子就给换回来了。

  不过,就用功程度来看,他们还比不上最早的那几批人。

  都是一群生于安乐,将来也会死于安乐的混蛋。”

  云昭根本就没有听徐五想的唠叨,他的目光穿过人群,已经看到了艳光四射的钱多多。

  虽然冯英此时也非常的美丽,可是,只要钱多多站在那里,别人就很难把目光落在别处。

  更别说冯英还很守规矩的蒙上了盖头,钱多多则没有,她就那么骄傲的站在一座学舍的门前笑吟吟的瞅着站在人群里的云昭。

  愤怒的小楚从另一座学舍门前跑出来,挤开那群孩子,粗暴的将红绸的一段绑在云昭的手腕上,云昭轻轻一拉,冯英就在云花的搀扶下缓缓走来。

  “我要你背我下去!“

  钱多多骄傲的如同一只金灿灿的凤凰,毕竟,她的嫁衣华贵至极,除过红色,就是黄灿灿的金色。

  “你该我来背的!”

  钱少少从姐姐身后转过来,蹲在姐姐前边,二话不说就背起钱多多朝云昭走了过来。

  看见新人们已经被红绸拴在一起,那些神憎鬼厌的小孩子们顿时就散开了,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个花篮,不断地朝他们三人头上抛洒花瓣。

  “关中的主人,主祝福你的婚姻,虽然你一次娶了两个并不符合主的意愿,主,还是愿意祝福你。”

  云昭大声朝汤若望喊道:“谢谢你,也谢谢你的主!”

  邓玉函大声道:“蓝田县的主人啊,你如今大婚,是一个幸福的时刻,这个时候,你难道没有大赦关中的意愿吗?

  你难道没有放我们这些可怜的异乡人回到故乡的意愿吗?

  求求你,慈悲,慈悲吧。”

  云昭大声道:“你已经老了,不能再奔波了,你会死在漫长的归乡道路上的。”

  罗雅谷趁机道:“迷途的羔羊只要找到回家的道路,是不会在意道路有多漫长的,只要回到家乡,再喝一口家中的清泉,就算是即刻死去,也是幸福的。”

  云昭大笑道:“早我需要的大炮没有出现之前,你们不能回去,你这个该死的异乡人,拿出你的契约精神,你们不能享受了我提供的精美的生活,又想着回到你们那个肮脏,污秽,野蛮,黑暗的家乡。”

  “主啊,可怜可怜你的仆人吧,请赐予这个吝啬的领主一丝一毫的仁慈之心吧……”

  冯英很大方的沿着红绸走过来,顺势挽住了云昭的一条臂膀,钱多多趴在弟弟背上,好几次想要去抓云昭都被钱少少给破坏了,所以她就开始在钱少少的背上踢腾。

  好不容易到了马车处,云昭将冯英抱上了马车,钱多多也被弟弟送上了同一辆马车,欢乐的喜娘还把汤若望他们合资打造的两个金苹果放在两个新娘子的手中。

  看的出来,钱多多很不满,只是被冯英挟持住了,没法子动弹。

  一声唢呐响,便是山高水长,前路漫漫……

  一声芦笙响,便是数不尽的温柔意……

  一声长笛响……那个破坏场景的长发少女便被一群人捉住手脚给丢了出去……

  一个瘸着一条腿的精瘦,干枯的老汉,张开满是黑牙的嘴巴撕心裂肺的唱着关中的土味情歌。

  三只只蝴蝶扑棱棱飞,三只只花朵儿亲嘴嘴。三只只柜子三只只箱,三个凳子成一个圈。三只只枕头花顶顶,三条条棉毡对棱棱……

  “这歌词明显是现改的,该是一对对才好,三只只花朵儿怎么亲嘴?”

  学识渊博的徐五想自然是一个有错必纠的人,他很想把那个丢人现眼的老强盗一脚踢到旁边的深沟里去。

  云杨的光头从一边探过来,鄙夷的瞅着徐五想道:“三个人就不能亲嘴了?少见多怪!”

  徐五想冷笑着拱手道:“未请教!”

  云杨道:“今天婚事毕了,哥哥带你去明月楼,莫说三人亲嘴,再多些也不是不成,只要你舌头够长……”

  徐五想拂拂袖子道:“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视……”

  “我掏钱!”

  云杨说着话又习惯性的往云昭袖袋里摸。

  “今天穿的是喜服,没装钱袋。”

  钱少少在一边低声道:“好久没有抢劫明月楼了,我们只要抢一次不就有钱去明月楼了吗?”

  云杨立刻舍弃了云昭凑到钱少少身边道:“未请教!”

  “老招数,我点火,你抢劫……”

  云昭叹口气道:“大喜的日子……”

  钱少少低声道:“就是因为是大喜的日子我才会下手,只要能抢劫明月楼,我就是愉快的。”

  “带上小楚!”

  坐在马车里竖起耳朵听他们谈话的钱多多立刻给弟弟发号施令。

  冯英轻笑一声,马上就闭上了嘴巴,因为她看见钱多多那双大眼睛正恶狠狠地盯着她。

  “我要重新猜拳!”

  坐正了身子的钱多多认真的对冯英道。

  冯英摇摇头道:“这是上苍的安排,此时此刻老天最大,你休想改变天意。”

  钱多多从怀里掏出一本小书递给冯英,可以压低了声音道:“你没有做好准备呢。”

  冯英翻了翻小书,就还给钱多多,同样压低了声音道:“我从小在民风开放的石柱长大,你觉得我会不知道这些男女之事?另外,我还给人接生过两次。”

  钱多多怒哼一声道:“我从小在……”

  话说了一半自觉失言,就连忙闭上了嘴巴。

  冯英叹口气道:“我们姐妹都没有过过什么太好的日子……我小时候过的日子未必就比你好多少,不过,以后会好起来的。”

  钱多多也跟着叹息一声,拉过冯英的手,将一个晶莹璀璨宝光四射的玉镯过给了冯英。

  还取出手帕擦掉了冯英画的不怎么好的眉毛,重新给她画眉,最后还在冯英的嘴上啄了一下,摇摇头道:“口媒子也不好,用这个,桂花味道的还添加了一丝丝蜜糖,阿昭最是喜欢。”

  冯英并没有拒绝钱多多释放的好意,虽然话里话外的总是刺激她,她还是任由钱多多在她脸上施为。

  她相信,不管钱多多心里有多不满,今天,她一定不会让云昭难堪的,这不是钱多多的作风。

  回到家中,最重要的礼仪便是拜天地,新媳妇给云娘敬茶,听云娘解说家规。

  这一套礼仪过后,云昭三人就被喜娘们簇拥着去了后宅。

  后宅的大门也随之关闭,云昭没有任何心情去陪外边的人饮酒作乐……

  后宅的大门关闭了,院子里除过云昭夫妇三人之外,就剩下,小楚,云花,云春,以及何常氏。

  喧闹被关在门外,小楚大马金刀的坐在院子中央的一张椅子上,手边放着两柄短铳,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偷偷地听新房里面的动静。

  云春推了小楚的脑袋一下道:“现在天刚黑,少爷没有那么急色。”

  小楚摆弄一下手边的短火铳道:“只要你家少爷敢从我家小姐的屋子里跑出来,我就拿火铳轰他。”

  云花笑道:“咦?你跟你家小姐很好嘛?她都不让你吃饱。”

  小楚道:“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为了她,我命都可以不要。”

  云春一脚踢飞了小楚的火铳道:“在这个院子里除过三个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许你山河万里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