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八十八章新兴少年——夏完淳

  夏完淳最后是被师傅抱下去的,所谓的抱,不过是师傅把他丢到肩膀上,一边拍打着他的小脸,一边大声的夸奖他。

  最后丢到一个小车车上,由负责医疗事务的同学推着他去处理伤口。

  夏梁氏为此肝肠寸断,哭得喘不上气来。

  她觉得儿子已经被人活活打死了。

  随徐元寿先生一起回来的一个白胡子老头在目睹了这一场班长之战后,找到徐元寿,要他解释一下,此时的关中是否则执行的是秦法。

  “秦法脱胎于韩非子,而韩非子不过是一介妄人,他的胡言乱语,禽兽之论如何能作为治理天下的根本呢?”

  徐元寿道:“元洪先生,韩非子曾说过,最英明的君王治理国家,绝不能让百姓爱戴他,而必须让百姓不得不爱戴他。

  也就是说,一个英明的君王绝对不能施行仁政,暴戾跟残忍才是权力与管理百姓的唯一根本。

  这话出自韩非《奸劫弑臣》。

  再来我玉山书院之前,先生也看了蓝田县的治理状况,百姓可有畏惧官府的模样?

  虽然我玉山书院严重同意韩非说的另一段话——凡是遵循仁义礼智信的三晋之地,大多处于弱乱之态,而不相信,不羡慕孔夫子仁义礼智信的秦国,却非常的强大。

  这句话听起来非常有道理,我们也没有遵循这个方式去治理蓝田县。

  蓝田县尊云昭一直在认为抛弃人治,以固有的法条来治理国家,这是我们唯一与韩非理论有接触的地方,同时,这也是大多数帝王选择的必由之路。”

  元洪先生又道:“这就是贵县废黜八股的原因所在吗?”

  徐元寿摇头道:“我们执行的是另一套学说,叫——文明其头脑,野蛮其体魄!”

  元洪先生拂袖道:“如此玉山书院只会培育出一群野兽出来。”

  徐元寿笑道:“你不觉得如今的大明就是因为善良,懦弱的人太多,彪悍,野蛮之辈太少,才弄成目前这副样子的吗?”

  元洪先生沉思片刻拱手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就告辞。”

  徐元寿笑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元洪先生休要忙着离开,在玉山书院多盘恒几日,听上几堂课,与学子多多叙谈之后,再下结论不迟。”

  元洪先生看着浩大的玉山书院,叹口气道:“如此宏大的书院,虽南京国子监也不能与之相媲美。”

  徐元寿叹口气道:“耗银一百六十七万两。”

  元洪先生久久屏住气息不说话,过了良久才道:“真舍得啊。”

  “每年耗用国帑二十一万两白银。”

  元洪先生拱拱手道:“且不论这里传的什么业,授的什么道,仅仅是这份一心向文之心,就让何某钦佩万分。”

  徐元寿肃手邀请何元洪先生先行,自己陪伴在一边,如数家珍的向他介绍玉山书院里每一幢建筑的由来。

  夏梁氏哪里有什么心情陪着这群书生逛玉山书院,匆忙打听清楚了儿子的去向之后,就带着丫鬟匆匆去了书院医务所。

  等她找到这里的时候,夏完淳已经被处理完毕,全身光溜溜的躺在一张铺着白布单子的床上,等着身上的药膏子被晾干。

  “我的儿啊!”

  夏梁氏才哭了一嗓子,就看见儿子笑咪咪的道:“娘,你孩儿威风不威风?”

  此话一出,夏梁氏满腔的悲愤之意顿时就不知道哪里去了,抱着儿子哭泣道:“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为娘还怎么活啊?”

  旁边病床上同样躺着一个光溜溜的男孩子,听夏梁氏哭诉的滑稽,忍不住咕叽一声笑了出来。

  见夏梁氏在看他,连忙把白布单子盖在身上,一张原本花花绿绿的脸羞臊的通红。

  “你怎么也成这幅样子了?”

  夏梁氏见有外人在,也不好在哭泣,抱着儿子瞅着对面的小子问道。

  那小子叹息一声道:“你儿子打的。”

  说着话扯一下身后的白布帘子,夏梁氏放眼望去,只见白布帘子后面还有更多的床铺,上面无一例外的躺着或者趴着一个男女孩子,只是,这些孩子身上好歹都有衣衫,不像这个家伙跟儿子两人光溜溜的。

  “先让大家参观一下夏老大的光屁.股。”

  夏完淳惨叫一声,想要去抓白布单子,却被母亲压住,一时掀不起来,只好干脆趴在母亲怀里,屁.股算是不要了。

  屋子里响起嘻嘻哈哈,哎哎哟哟的声音,半晌才停下来。

  夏梁氏帮儿子披上布单子擦一把残存的眼泪道:“我以为你被他们一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许你山河万里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