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武明道已经果断拒绝了上官侯爵的要求,一番珠帘炮弹地追击,武明道自以为自己小胜一筹,驳得那上官侯爵一言不发,除了假笑掩盖自己的颜面尽失,上官侯爵无计可施。

  可是武明道哪里想到,这上官侯爵一言不发,并非是找不到反击自己的理由,而是给足对方自由发挥的时机,待对方把自己的疑虑和想法,倾倒而光之后,上官侯爵方才缓缓开口,发挥自己三寸不烂之舌的功力。

  第二局,上官侯爵拨乱反正,趁势而上——

  上官侯爵不紧不慢走上前去,一手端了端衣袖,并且清了清嗓子道:“武公子请留步,即使武公子要走,侯爵自知道拦也是拦不住,只是有个问题一困扰这侯爵,不吐不快——不如武公子疑难解惑,让侯爵心中明白。”

  武明道停步不前,白眼咋舌,却还是缓缓转过身来,彬彬有礼道:“上官公子请讲——”

  上官侯爵笑盈盈缓步而来,试图拉近自己和武明道之间的距离,这样更显得亲昵一些,最重要的是,自己站得远,说话的音量不自觉就会放大,自己本不喜欢大声发言,这样会显得自己很粗鲁没有教养。

  上官侯爵从小手良好教育,在行为规范上道言行举止上,对自己都有着极高的要求,他的素养告诉自己,不该跟武明道用匹夫的方式来交流,尽管对方上一匹不受教的野马,但不代表自己也是同类。

  眼看上官侯爵步履稳健,向自己走来,武明道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是在朱雀遗体的身上,如此造次,没完没了先去,实属不妥,自己良心不安,登时一手推至胸前,立掌与上官侯爵身前,试图阻拦对方继续前行。

  上官侯爵疑惑,更显得尴尬,又端了端衣袖道:“武公子这是何意?”

  武明道直言相告:“上官公子还对纳兰至尊的遗体有什么疑问吗?”

  此话一出上官侯爵恍然大悟,这武明道的话意太过明显,估计是自己这一众人站的地方不合适,说话也会不觉得拘束不安。

  上官侯爵脸上略显得尴尬,仓促道:“这个……确实没有什么疑问了——武公子是不是觉得咱么在遗骨至尊的遗体上冒犯多时,实属不妥,若不然武公子你说一个地方,咱么换个地方继续聊一聊也可以~~”

  武明道望了一眼自己右手腕间的南红手串,这是自己答应纳兰鸢岫身前最后一件遗愿,现在天象初定,大敌已退,自己不该把时间都放在和权门一党磨嘴皮子的事情来,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

  想到这里,武明道转而笑意道:“这样,上官公子不知道武明道这样做合适不合适,一会我还要去面见纳兰真士,有要事禀报,若是上官公子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一起随行登上望天台,这一路上上官公子有什么不解的事情,都可以问我武明道。”

  武明道机智,这样做既可以节省自己的时间,也不得罪眼前权贵。

  自然,上官侯爵完全没有理由拒绝武明道的理由,更何况他观察细致,在武明道的眼神落在自己右手腕间的南红手串的时候,上官侯爵已经察觉出武明道再次登山的目的。

  到此,武明道奉拳而上,登时运气飞跃,跳下了朱雀的遗体。

  上官侯爵站起原地,脑海中开始各种推测和算计——

  纳兰鸢岫贴身南红手串为何会在这小子身上?即便他果真是弥世遗孤,这纳兰鸢岫也太信任这小子了吧?这南红手串既然没有交到天门任何女修的手中,而是交给了一个外家六品修士,这是不是也太抬举他弥世遗孤了呢?

  听闻,弥世遗孤与你纳兰鸢岫的交情匪浅,似乎那小子是从灵域被纳兰鸢岫亲手逮捕出来,来到人间,纳兰鸢岫并不着意去教养这小子,而是将其放养与人间,倒是这样看来,纳兰鸢岫并非那么传言中那般看重弥世遗孤这个小子。

  一个六品级的外家俢士,恶习不少,在这人世间好的没学到,那地痞流氓的一套套学的那叫一个淋漓尽致,所以他弥世遗孤才被世人称之为混世魔王,臭名昭著。

  就是这样一个声名狼藉的混小子,竟然能够得来天门至宝,可见纳兰鸢岫并非世人看来不关心这小子的发展……

  那么纳兰鸢岫刻意将其放养在人间,任其自由发展,不管是好是坏,到底目的为何?

  上官侯爵越发对武明道的身世感兴趣,竟不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许你山河万里只为原作者莫晓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晓苏并收藏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