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人生之新征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故国神游(8)

  马车到了宫门口了, 弘昼反应过来了, 摸了摸脸,然后看小路子,“快,甩爷两巴掌。”这话吓的小路子跪在马车上就磕头,“主子, 您饶了奴才吧。要不,您说叫奴才怎么去死……奴才这就去都成了……”打主子?他是真没那个胆子的。今儿本已经被下破胆子了好吗?

  弘昼将小路子推开:“废物点心。”要你能干啥。

  小路子被掀到一边,弘昼看着对面的马车车壁,一下两下的往前闪一下,还别说, 要自己撞自己还挺不容易的。

  下不了手呀!

  外面的车夫在外面已经禀报了, “宫门口有人来了。”

  弘昼再不犹豫,猛的往前一冲,额头一下子就撞在了马车车壁上,给撞的龇牙咧嘴,这玩意还真挺疼。

  小路子跟着咧嘴:“爷,您这是干嘛呢?”

  弘昼将灯挑亮放在脑袋边上, 问小路子, “瞧瞧, 明显不?”

  小路子点头:“都红了!那么大一片。”

  红就对了!他低声问说:“爷这是怎么受伤的?”

  小路子还不算蠢,舌头在嘴里转了一圈之后就道:“是……是被揍的?”

  弘昼朝小路子挑起大拇指,“做梦都得这么说。”

  嗯嗯嗯!肯定的呀!

  弘昼轻轻踹他:“还不赶紧先下去。”

  小路子赶紧下车去交接晚上进宫的事。

  乾隆正说要去慈宁宫,就被禀报说是和亲王来了, 有急事。如今这种时候,任何一件从弘昼嘴里说出来的急事,都是大事。

  他立马传召,在御书房等着弘昼。

  人来了,先是吴书来吓了一跳,进来禀报说和亲王在外面侯见的时候表情就有点怪异。

  乾隆也没在意,弘昼常不常的干点荒唐事,这都不稀奇了。先把人叫进来再说。

  结果人一进来,他手里刚端起来的茶盏就不由的咣当一下直接落地了,“你……你……”他的手指向弘昼,“你这是……你的脸……”

  弘昼咧嘴一笑,笑完抬手摸了摸额头,夸张的‘嘶’了一声。

  乾隆这才把注意到他的额头,红了那么大一片,“这又是怎么了?”

  弘昼朝吴书来摆手,示意他出去。

  吴书来看他主子,乾隆赶紧叫他出去,“你这是……”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弘昼就点头,眼里满是兴奋,“我见了!四哥,我去见阿玛了。”

  饶是有了答案,乾隆也被震的不轻,“真是?”

  真是!弘昼摸了摸脸,“我也怕是什么邪祟……未必是真人。结果不是!四哥,您看我这脸,是不是像十年前的样子,我跟你说,这不是邪祟,这是医术。针灸就能将人变年轻!是皇额娘亲自给我扎的……皇阿玛和皇额娘就是看着年轻,是用这样的法子保持年轻的样子……”

  在这事上弘昼不会撒谎,但乾隆还是觉得匪夷所思。

  乾隆拉了弘昼到了灯跟前细看,也瞧不见针眼。他端详了半天,然后想起来了,喊吴书来,“拿酒来……”

  啊?

  弘昼一愣,这是毛反应?不是应该着急去见人吗?难道先要庆祝一二?

  事实上是他想多了,真想多了的那种。就见吴书来拿了一壶酒来,他四哥嫌弃小气,“拿一坛子好酒来,再拿一方新帕子。”

  要这个干什么?

  然后就见他四哥将帕子塞进一坛子浓烈的酒里,拎出来湿哒哒的直接往他脸上呼!紧跟着,酒顺着面部密密麻麻的针眼渗入,他被蛰的差点没蹦起来,立马惨叫一声,抬手就拦,“四哥,你干嘛呢?”

  乾隆放下帕子,“看来是真的!真是针灸过的。”

  刺激后针眼会变红的,反而看的更清楚了点。

  弘昼疼的嘴里‘嘶嘶嘶’的,果然还是亲哥啊,下手的时候那是一点也没心疼。

  乾隆有些讪讪的,又拿起帕子,弘昼就赶紧躲,乾隆就道:“额头!额头!额头怎么了?”

  这还差不多。

  弘昼直接拽了帕子,“还是奴才自己来吧。”心说,你可算问到了。他一边自己小心的擦着,一边就道:“皇阿玛打的!”

  嗯?

  挨揍了?

  那身份是假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了。弘昼又不是傻的,不是亲爹,那谁想揍他试试看?就是朕揍他,他都得去太后宫里撒泼打滚的告状。

  乾隆绕过去坐在榻上,手握着扇子转来转去速度快的很,可这一点他竟然没有察觉。只顺着弘昼的话,“说了叫你多在差事上用用信,非不听,这回挨打了吧?”

  “皇阿玛才不管我办不办差了……”弘昼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这位四爷是怎么想的,就道,“这回也是我活该,见人家抽福|寿|膏,好奇抽了一下……那天皇额娘去给永璜瞧病,闻见我身上的味儿了,这才一直没走。就算我不找去,估计也得躲不过这一顿打。”

  乾隆眼睛一眯,“什么叫一直没走?他们……要走?”

  弘昼这才一副差点误了大事的表情,“看我这脑子,我进宫就是跟您说一声的,皇阿玛和皇额娘估计得走。”

  走?

  那就是说没打算留下。

  乾隆看弘昼:“走去哪儿?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年他们又到底在哪?皇阿玛跟你说了?”

  弘昼摇头,“没有!不过……这些事隐秘,许是只有皇兄您能知道,臣弟是没资格知道的吧。”

  乾隆心里一震,这倒是说不准的。

  弘昼低声道:“这地方一定非同一般。四哥,您说,皇祖父是不是也跟皇阿玛一样,现在到处溜达呢?”

  胡说八道!

  乾隆被弘昼这小子说的背后的冷汗都下来了,“不可臆测。”

  “皇阿玛跟我一句解释也没有。”弘昼忍不住嘟囔了一声,“我本来还想问问保养之法的。谁人不老呢?谁愿意老了颤颤巍巍的?”

  乾隆点了点弘昼,这才问:“皇阿玛……没说见朕?”

  “说了。”弘昼就道,“他们说要走,我一着急,就说还没见皇兄呢,这要是走了,父子之间要是有什么误会可怎么办……”说着,声音就小了起来,很是忐忑的样子,“皇兄,臣弟这么说,没关系吧?”

  乾隆攥紧手里的扇子,“你说的对。做儿子的,当然得去见见阿玛!你先等着,朕换身衣裳就来。”

  弘昼应着,站在原地没动。

  乾隆从御书房转出去,喊吴书来伺候。

  吴书来拿了便服跟进去,乾隆拿了一方印出来,“找个不打眼的太监出宫,将他交给傅恒。他知道该怎么办?”

  吴书来接了,快步疾走。

  乾隆自己换了衣服,不是非要如何。怕的就是有个万一,君子不立围墙之下,什么时候都不能将自己放在被动一方。

  弘昼看见吴书来进去,又出来,复又进去。等自家四哥出来,两人一道出宫的时候,又发现跟着的太监,除了吴书来之外,多了一个身材高大的。此人一直低着头,也没见过。但显然不是一般的人物。出去之后马车不用弘昼的了,已经准备好了一辆马车。马车上配了一个车夫,但蹲下来供人踩着上马车的这位只怕也是要跟车的吧。弘昼踩在此人的背上,只觉得他的脊背硬邦邦的,这是个练家子。

  戒备成这般,弘昼心里叹气,他真不觉得皇阿玛是想把四哥怎么样的。

  可这么做好像也没错。作为帝王,这么做才是正确的吧。

  所以,他只能是王爷,而对方是皇上。

  小路子在外面给指路,七绕八绕的,总算还是给找对地方。

  这就是一户普通的民宅,下了马车乾隆左右看看,看了吴书来一眼,叫吴书来去叩门。

  门被叩响,紧跟着从里面就被打开了。院子里逐次亮起等来。

  乾隆站在门口,一时真不想踏进去。其实,他们不该来京城的,在哪里都好,只要自己不知道就行。可你们非来京城……何必呢!

  这一脚踏进去,也许一句话说不对,就没有所谓的父慈子孝了。他不想这样。

  可既然来了,就万万没有退缩的道理。他一步一步的朝里走,进了院子了。

  院子里灯亮着,散落着几个伺候的人,如今都在低声跪着恭迎圣驾呢,他的心里松了一分。他左右看看,房间好几间,但只一间亮着灯。灯光下的窗棂上,有个剪影,一男一女,两人相对而坐,像是在下棋。

  钱盛跪在门口,朝里面回禀:“主子,皇上来了。”

  里面就传来叫乾隆激灵一下的声音:“来了就进来吧。”

  乾隆看了弘昼一眼,弘昼贴着他站,见他看过来,还朝他挪了挪,大有我跟您作伴的意思。

  乾隆复又看了一眼钱盛,钱盛微微点头,他才一步一步的朝里面去,很有几分肃杀的意思。

  可门一推开,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他带着哭腔,张口就道:“皇阿玛,您把这么重的担子给儿臣,您知道儿臣这些年有多惶恐吗?皇阿玛……儿子快扛不动了……皇额娘,儿子想您了……”

  弘昼:“……”整个人都绷着,只喉结不安的跟着滚动了,这戏做的,也是服了。再一次感叹,皇阿玛选弘历真不是没道理啊。

  乾隆一边哭一边说,一边往里面去,正|厅里没人,转过脸,东间的炕上盘腿坐的人不是皇阿玛又能是何人。

  皇阿玛的样子……那么年轻。一瞬间他想起小时候,他只有仰望才能看见的脸此刻就在眼前。那时候的皇阿玛是冷厉的,是严肃的。这种严肃在对他们兄弟几个的时候,尤甚。

  可此刻的皇阿玛褪去了冷厉和严肃,整个人都很平和。这种平和,这种内敛到极致的样子叫他的哭声一顿,因为他发现他压根就看不出皇阿玛的深浅。

  他此刻愣愣的看着,然后慢慢的跪下去,“儿臣见过皇阿玛。”

  上面久久没有说话,也没有叫起,他的手慢慢的攥成拳,从弘昼挨打的事上,他就知道,今晚的日子不会好过。如果弘昼有一分叫皇阿玛不满的,那他就得有十分百分的叫皇阿玛不满。他是儿子,这个怒火他接着。但他是帝王,这个王朝是他的,得他来做主,谁要干涉都不行。

  因着有心理准备,所以听到上面冷哼那一声的时候,他反而觉得踏实了,该来的总算来了。

  就听那久远的熟悉的声音道:“看看你做的好事!”

  这话里夹杂着的怒气,乾隆如何听不出来。但这话由眼前的人说出来,他就带着几分不服,几分委屈。皇阿玛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后悔将皇位给了自己还是如何。

  因此,他抬起头来,“皇阿玛,儿子骤然登基,手忙脚乱。看似平顺,可下面暗潮何等汹涌。儿子每时每刻都战战兢兢,如同被架在火上炙烤。给八叔、九叔……平|反,那也是儿子的无奈之举……”那天晚上,他被小太监扶着坐上龙椅,下的第一道诏令就是为八、九两位叔叔的后人平反。

  弘昼眼观鼻鼻观心,他至今记得那道诏令,自家这位四哥是这么说的:允禩、允禟死有余辜,但其子孙仍是天胄支派,若俱摒弃于宗室之外,无异于庶民。当初办理此事诸王大臣再三因请,实非我皇考本意。着诸王满汉文武大臣,翰詹科道各抒己见,确议是奏。

  自家八叔九叔在雍正朝祸乱了好几年时间,遗毒半片江山。甚至造谣皇阿玛的皇位来历不正,可想而知,那时候的皇阿玛心里有多恨。他们的罪当时是铁证如山,翻不过来的。自家四哥也不好一下子就给翻过来,因此人家说了,这两位叔叔确实罪该万死,但是后人总还是皇室成员。他还瞒天过海,说当年给那么重的罪,不是皇阿玛的本意。都是当时处理案件的大臣,他们给定的罪,然后议定了之后才上奏给皇阿玛的。皇阿玛也是迫于无奈。

  反正就是打皇阿玛那一巴掌,打的很婉转就是了。顺便也送了那些大臣一顶大黑锅!大家都知道咋回事,但看破不说破嘛,谁不要命了掺和这事去?没人言语的结果就是,在自家这四哥眼里,只怕还觉得他是为了皇阿玛的。

  你看,这个说辞多好的:如此不仅免了朕不孝忤逆的罪名,还给皇考找了一个优点——虚心纳谏。

  乾隆还真是这般想的,他心里一片委屈,如此的用心良苦,却不被理解。其实,若是皇阿玛不活过来,他这个说辞是完美的。

  弘昼脸上露出几分嘲讽之色,见林雨桐看过去的时候他迅速的收敛了。但心里却不免幸灾乐祸,心想,皇阿玛这回会拿什么揍自家四哥呢。

  却没想到自己阿玛张口就道:“你皇祖父宽仁,朕就得严苛,如此才能整肃朝堂风气。而朕严苛,你就得施政以仁和,因而,你并无错处。只有经历过严寒,才知道春风拂面的好。登基之初,以此法安定人心,这一点做的很好。”

  弘昼不可意思的抬头,以为自己皇阿玛老糊涂了。这可不仅是皇亲宗室如沫春风,这股风吹下来之后,好些犯事的官宦子弟,都得到了从轻处罚。这个春风送暖的范围大到后来小老百姓拿钱都能减免责罚的程度了。这还好呢?

  皇阿玛,您没事吧。

  乾隆比弘昼还愕然,但心里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许你山河万里只为原作者林木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木儿并收藏敛财人生之新征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