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开始就不直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晚凤歌看了一眼易敬凡搭在江黎肩膀上的手,目光冰冷。

  江黎慌忙拂开易敬凡的爪子,然后拿着鉴影盘左右看了看说:“这么看来,这珠子并不是那蜃珠了。”

  只是这不是的话,那蜃珠到底在哪里?鉴影盘毕竟是新探索出来的,基本上素材与其如何制作,全部都是江黎还有易敬凡临时研究出的,问题还有许多,不说这一个还是在实验中的东西,海市蜃楼的真假真的有那么容易分辨出来吗?除了之前那一下的场景停顿有些异常之后,这海市蜃楼之中的人活动起来,基本上就和普通的凡尘景致差不多,这个到底要怎么分辨出来真假?

  江黎有些泄气的叹了一口气,果然这个郭家以赤羽家的秘境,不是这么好闯的,他们才在这西北密林里面活动不多久,又是阵法又是这大妖的,也不知道哪里到底才是两家秘境的入口,不知真正的秘境之中,又会是怎样的景致?

  见江黎不是很开心的样子,晚凤歌便揽住他安慰道:“没事的,只是一次不成功而已,毕竟在我们之前并没有那么多人遇到海市蜃楼,没有经验,我们找出路肯定是不容易的,但是你要相信你我的能力,这不过是区区一只大妖。”

  江黎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晚凤歌有一天也会能说出这种话,以前一般的只有他才会如此安慰人,把什么事都看得很开,从来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能难倒他们的事,就算有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指不定哪天他们就能把问题解决。

  可是事实呢,真的能这么容易解决吗?有些事情就像是命中注定不能解开,便倾尽全力也不过无用功。

  比如这么多年了,那些少年时困扰他们的心结到底有多少个是解开的?没有人说得准,也许很多只不过是深埋在心底,暂时不被人所知道,而当一个契机出现的时候,它们又会被翻出来,翻来覆去的困扰着人心。

  三人正相对无言,那边房门被人敲响了,晚凤歌和经江黎在这儿并没有什么认识的人,所以他们没有讲话,到是易敬凡转头出声道:“什么事?说吧。”

  门外传来了之前过来喊江黎的,那个小童的声音:“公子,外面又有人进来了。”

  江黎和晚凤歌是没有听懂那小童的意思,然而易敬凡却是很了解,他正要出去,却是想了想,又回过头来对江黎道:“师兄,外边又有人掉到这海市蜃楼之中了,可能是玄门中人,你要不要一起过去瞧一瞧?”

  易敬凡这话的意思,不过是想晚凤歌去罢了,江黎和晚凤歌对视一眼,便起身跟上了易敬凡。

  三人跟着小童,一同来到之前江黎和晚凤歌进到城里面的那条路上,小路通着那个密林。

  还是那一处水潭,那道瀑布,两个少年正在瀑布边拧衣服上的水。

  听到声音,萧逆樽噌的拔出剑,便转过头对向后边的人,然而等看清身后站着的是江黎他们,却又愣住了。

  秋名也转过头来,见到晚凤歌他们慌忙一礼道:“凤君,苏公子,易公子。”

  萧逆樽看到旁边的魔族小王子,脸色不是很好,却也是默默的收起剑,对着晚凤歌一礼。

  江黎有些奇怪的问他们:“你们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萧逆樽瞥了江黎一眼,似乎并不想和他说话,只是默默的别过脸去,秋名家的家教毕竟不允许他这么无礼,于是他又微微鞠了一躬,解释道:“我和萧公子被阵法卷入到一个空间之中,那里面一片混沌,鱼在天上,飞鸟在水里游,人可以走在水面之上,后来我们好不容易打破了那一层空间,结果莫名其妙就到了这水潭之中,刚爬上来便遇到了前辈们。”

  江黎瞧了晚凤歌一眼,晚凤歌点了点头,意思是和他想的差不多。

  江黎是觉得他们若是也被阵法传送,那该是另一个空间,结果最后却阴差阳错的也和他们一样到了这海市蜃楼之中。

  那若是大胆一点猜想,会不会是说那些阵法之间的空洞,其实全部都是通向这蜃妖体内的海市蜃楼,只不过海市蜃楼之中,其实有很多个幻境,不管是他们之前所遇到的那一个洞穴,又或者是萧逆樽和秋名两个人所遇到的那种混动空间,都是海市蜃楼之中一个小小的景致,而最后那个景致会连接到海市蜃楼真正的中心城,也就是整个幻境的主体位置。

  如果这么想的话,也许真的可以从这个城镇之中出发,找到破解蜃妖幻境的办法。

  因为若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一开始就不直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许你山河万里只为原作者敛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敛吾并收藏我一开始就不直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