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我偷时间养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受到了惊吓,首领也知道,梨小姐向来胆子很小。”

  医生做了全面的检查后,走房间走出来。

  房间外的是个书房,太宰治身黑色外套,正坐在书桌前,单手抵在下巴上,似乎正在沉思着什么,又或者只是安静的等待,什么都没有想。

  太宰治问,“她的手呢?”

  “是的,手腕有些损伤,那把枪的后坐力很大,连开七枪,并且压住那把枪,需要极大的腕力。”医生露出丝疑惑,“梨小姐从前执行过不少任务,也接受过训练,这次为什么会因为压枪而受伤?她的身体素质应该可以……”

  “西村医生,”他淡淡的打断,神情温和,“今天就麻烦你了,这么晚来趟。”

  西村也明白了首领的意思,微微躬身,离开了。

  已经是夜晚了。

  夜幕降临时,是属于港黑黑手党的时间,所有阳光下不被允许的肆虐喧嚣都在浓稠的夜晚滋长。

  书桌的位置正对着落地窗,巨幅透明的玻璃外,是华灯初上的夜景。

  港口黑手党本部大楼的位置坐落在横滨最好的地段,黑色的建筑物,整洁崭新,可以俯瞰着整个横滨最美的夜景。

  不知道坐了多久,听到里面的房间里有些细微的动静,太宰治起身站起来,走到门口,与里面走出来的人撞了个正面。

  梨离还穿着那套出门时的裙子,裙角边有些许的血渍。

  她本就生得纤瘦,在他米的体格下显得格外瘦弱,而此时心神刚定,睡了半夜刚刚醒来,看起来茫然无措,站在只开了盏床头夜灯的黑夜里,灯光微弱,像是随时会被阵风给吹走。

  梨离看见太宰治,呆愣了两秒,“你还在啊。”

  “红叶姐出去执行任务了,樋口也不在,除此之外,好像找不到合适的女性给你换衣服,所以直在等你醒来。”太宰治推着她的身体往房间里面走去,伸手往墙壁上探,摁下灯的开关,房间里顿时片亮堂,“怎么出来也不开灯,你不是怕黑吗?”

  梨离愣,好像刚刚是挺黑的。

  她傻乎乎的回了句,“我没注意。”

  太宰治轻笑声,“像个小傻子。”

  梨离还是有些恍惚,抬头看看身侧的太宰治,灯光下他侧脸的弧度像弯新月,她看得出神,“……我好像是有点傻了。”

  太宰治把她推到床边坐下,起身去衣柜里找出睡衣,这个房间,他似乎比梨离还熟悉。随后又去浴室准备好毛巾、沐浴用品等东西,调试好水温,这才出来对梨离说道“去洗个澡再睡吧。”

  “噢。”梨离的大脑还有点木,听话的往浴室里去,推开浴室的门,回头,太宰治还在,她不知道为什么想问句,“你还会在吗?”

  太宰治抬起头,望着她脸呆愣愣的模样,笑容温柔了些许,“我还会在的。”

  温热的水从头顶落下,水温刚刚好,是梨离刚好合适的温度。

  水流灌下,头脑也似乎清醒了许多。

  今晚发生的幕幕,都在头脑里轮回往复着。

  梨离抬起手,看着自己的右手腕,瘦得只手都环不上,她居然拿枪……杀了人。

  稍稍用力,手腕就生疼,像是扭伤了的那种疼痛。

  她这辈子别说开枪了,连枪都没有见过,可是那时候她好像本能地知道太宰治的配枪会放在哪里样,眨眼的功夫就从太宰治的外套下拔出枪,对准了那位佐野千枝子,动作迅速得就像训练有素的杀手。

  可她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这辈子干过最违法的事也就是写小黄了。

  现在回想起来,都感觉自己还是迷迷瞪瞪的,宛如做梦样。

  换上干净的睡衣,血腥味道都已经洗掉了,只剩下舒适柔软的清香。

  梨离胡乱擦着头发,由于右手受伤,使不上劲,动作就更是敷衍了,直接放弃了擦头发,只把毛巾垫在头发下面,就这么走了出来。

  太宰治还在。

  暖黄的灯光下,太宰治站在她床头的小书桌前,那里还摆着她的笔记本电脑,之前就是在这里写她的小说。

  电脑旁边的件筐里,是好几个哆啦a梦的玩偶,或笑或怒,姿态可爱。

  太宰治直站在那,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听到声音,他转过头来,像是责备,但是语气温柔,“你这样不擦干头发会感冒的。”

  说着,他抬起脚步向她走过来,拿过她的毛巾,男人宽大的手掌在她的头顶动作轻柔的擦着。

  过了会儿,他去拿吹风机,插好电,把椅子拖出来点,对她说,“过来。”

  梨离听话的过去坐下。

  接着是阵热风的声音。

  她的头发本就不长,没过几分钟就擦干了。

  眼看着这个男人晚上为她忙上忙下,都快忘了从见到他到现在,也就才过了两三天而已。

  梨离忍不住问,“你以前也是这样对……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太宰,我偷时间养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许你山河万里只为原作者暮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橘并收藏太宰,我偷时间养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