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嫁给史莱姆这档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梦境还未结束。

  过去的门扉关上了, 失去灵魂,只剩一缕浅薄意识的清沼时回到未来, 她的身躯已经灰败凋亡, 但她坚持让最后一缕意识回归,因为……因为无论如何都还想再见一见那个人。

  但是等回到未来, 她却发现,要见那个人,比跨越时间还要困难。

  她身处鸠拉大森林的某处, 与中央都市利姆鲁相距十几公里, 就连最近的转移装置也在数公里外。

  她现在的身体寸步难行, 她原本是盼着走魂之回廊的捷径的, 可等回到自己的身体,却发现那扇连结灵魂的大门已经不复存在。

  “魂之回廊……已经断了啊。”

  清沼时无可奈何地苦笑,回想起她斩断魂之回廊时的果断,当时她有多果断,现在就有多后悔,她亲手斩断她的退路,她和那个人之间没有时间、没有世界的阻隔, 但是那漫长的路途却像难以跨越的天堑, 她无力再前进一步。

  曾经, 那个人横渡世界也要找到她, 跨越时间也要见她一面, 现在她和那个人在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时代, 他们之间的距离也许只有几公里。

  明明已经那么近, 为什么就到不了他面前呢?

  浅薄的意识支配不了身躯,任她怎么努力也无法前进一步,清沼时颓然地倒在地上,遗憾之余,心中还怀抱着渺茫的希望。

  也许那个人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就像过去那样。

  否,魂之回廊已经被斩断,三上悟无法察觉你的所在。

  是吗……

  淸沼时的眉眼耷拉下来,不死心地问

  我还能回到魔国联邦吗,小白?

  否,你的身体已经死亡,你的意识也无法在世间停留太久。

  ……

  人工智能理性的解答让淸沼时眼中的希望一点点散去,她最终认命地闭上眼,长长叹息。

  那还……真是可惜呢。

  我还想最后见他一面,如果可以,把他的记忆也清理一下……

  我还想和他道歉……我一直不相信他的解释,不相信他说的被自己的记忆欺骗,误以为自己来自平行世界,我才明白他说得都是真的,因为……是我清除了他的记忆,我改写了他的灵魂书,他就算找回记忆,也难以对那段记忆产生认同感……

  小白,你看,他都被我清除了记忆,还惦记着来找我……

  虽然我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但是……但是他最最喜欢的人,还是我,对吧……

  他如果知道我快要死了,他会不会难过……

  他会不会……

  ……

  小白……我……不想死……

  小白……你……替我活下去好不好……

  ……

  人工智能没有回应少女的请求,身躯已经凋零的少女在无人的森林中闭上双眼,她的意识终于从世间消散,她的身体渐渐被枯叶掩埋,没有人知道,鸠拉大森林中的某个角落,有个少女怀抱着遗憾死去。

  ……

  清沼时从梦中惊醒,醒来的时候,她的脸上一阵冰凉,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掌心一片湿润。

  她盯着潮湿的手掌,翠绿的眼眸中氤氲着浓郁的雾,她的神情恍惚着,仿佛还深陷梦魇之中。

  “阿时,你醒了!”

  这时,耳边响起熟悉的叫唤声,淸沼时下意识地望向声源,一抹银蓝色落入眼底,有着少女般清丽容颜的男人正又惊又喜地看着她,他似乎一直守在床边,他身后有一张凳子,衣服有些皱褶,那应该是趴久了才会出现的痕迹。

  但现在这些细枝末节都不重要,重要得是……重要得是……

  淸沼时临死前,执着地想要见到的人……

  淸沼时怔怔盯着眼前的男人,在理智做出判断前,她的身体先做出了行动,她扑进男人怀中,伸手抱住了他,男人面对她突如其来的拥抱,显得手忙脚乱,他小心翼翼地将手搭在她的胳膊上,却发现他掌心下的肌肤微微颤抖着,胸前的湿意告诉他,他怀中的少女在哭。

  “阿时……阿时,别哭啊……是哪里不舒服吗?”男人着急又无措地安抚着她,他轻拍着她的后背,连声音都不敢太大,“乖……乖啊,阿时,别哭,不舒服的话,告诉我……”

  男人紧张的模样让淸沼时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她隐约听见男人在她耳边说着什么,但她全然听不进去,她的理智被梦中厚重的感情压垮,那几乎要凝固成实质的悲伤在见到男人的那一刻,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来。

  想最后见他一面,可是怎么努力也无法前进一步。

  怎么会这样呢?

  他们怎么会又走向那样的结局?

  当初三上悟临死之前打给她的那通电话,是不是……是不是也和梦中的她一样,怀抱着无法放下的遗憾?

  淸沼时哭了不知道多久,等积压的感情宣泄,理智回笼,她发现男人胸前的衣襟已经湿漉漉一片,安抚着她的男人似乎在不断的言语安慰不起作用后,终于没辙地回抱住她,选择先等她发泄结束。

  只是等淸沼时发泄结束,两人却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他们无声的拥抱着,像过去还未出现嫌隙时那样,亲密地相互依偎着,这样的亲昵在他们之间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以至于两人都忐忑着,不敢冒然出声打破此刻温存般的宁静,他们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先忍不住的是利姆鲁,因为他发现少女悄悄地用咒力烘干了他衣服上水迹,会这么做,说明少女已经恢复了平静。

  只是……

  真可爱啊……

  利姆鲁红着脸想,竟然偷偷摸摸掩饰作案痕迹……阿时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但是——打住,现在可不是浮想联翩的时候,小姑娘走了趟鬼门关,经历这么一遭,肯定吓坏了,否则怎么会一醒来就哭?

  这么想着,利姆鲁心疼地拍了拍少女的后背,问她“阿时,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嗯。”

  怀中传来少女闷闷的鼻音,她微微垂下头,回道“还好……”

  “身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利姆鲁又问。

  “没有。”

  少女乖乖地回道,她依旧靠在他怀中,没有任何离开的趋势,这样温顺又依赖的姿态让利姆鲁的背脊微微绷紧,他突然无法保持冷静,他想说点什么,又觉得大脑逐渐空白,他张了张嘴,下意识地哪壶不提提起哪壶。

  “那个……之前在魂之回廊的时候,我可能有点粗鲁……阿时,我平时不会对你那么凶的,我就是……”利姆鲁的声音低下来,说,“我就是……太担心你了……”

  “……”

  少女听着他的担心,沉默着没有给予回应,利姆鲁却敏锐地察觉她的身体一瞬间僵硬起来,然后她缓缓地松开环着他腰的手,耷拉着脑袋,轻轻回了声“我知道。”

  少女像个做错了事,被家长训斥了的小孩子,整个人看上去无比沮丧。

  她低落地都不愿意靠着他了,想起那时候他不仅凶她,还对她动手,用粘钢丝将她捆起来,利姆鲁觉得自己整个人设都要崩塌了,啊啊啊,这种破坏他形象的事,他这时候提什么提啊!

  “阿时,那也……那也不是你的错!”利姆鲁连忙挽救自己的形象,急切地解释道,“你也是为了救过去的我,我也不对,我应该更冷静点和你谈谈的,我不该直接动手,我肯定吓到你了,我肯定……呜……阿时……对不起……”

  利姆鲁越描越黑,最终哭丧着脸,比少女还要沮丧地垂下了头,选择乖乖道歉,他总算理解了记忆中三上悟做错事,面对淸沼时为什么会像个毛头小子一样,连辩解都不会了,别说三上悟,他利姆鲁不也一样面对淸沼时,就紧张地舌头打结,话都说不清楚。

  等等,三上悟不就是他自己吗?

  所以……他过了十多年,面对淸沼时,还是一点没有长进吗?

  不对,在捕食他的记忆构成体前,他可不是这样的,怎么恢复了记忆,他在这姑娘面前表现得更不像样了?

  利姆鲁受到打击,更加垂头丧气地耷拉下脑袋,莫名其妙从两人相互亲密地拥抱变成,两人相互丧气地反省,利姆鲁心里愁极了,但他没想到,在他愁着少女可能讨厌他的时候,他对面的少女正心心念念着他。

  小白,我刚刚做了个梦,梦里我很想见到阿悟,可是直到临死也见不到他,我非常难过。

  ……所以?

  我觉得我还是放不下他。

  哦……

  你有没有觉得他现在的样子很可爱?他在紧张我,怕我生气。

  ……

  以前恋爱的时候,三上大叔也是这样,总是特别紧张我,每次说错了话,在我反应过来前,就先和我道歉了,这种谨慎的态度我也很喜欢,虽然我根本不会生他的气,但看见他紧张,我每次都会想逗逗他。

  淸沼时回忆起从前,心里甜蜜地冒起粉红泡泡,人工智能拟蓑白瞅了眼对面将脑袋埋地低低的,可怜地不时用小眼神偷瞄少女的男人,男人道完歉,紧张万分地等着少女回应,结果少女根本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一个劲地在怀念过去。

  拟蓑白缄默半晌,回道

  ……三上悟正以谨慎的态度跟你道歉,他的情绪处于紧张状态,你现在可以逗他。

  ……

  人工智能的回话让淸沼时差点呛到,她这时才注意到男人正可怜兮兮地瞧着她,他刚刚和她道了歉,还在等着她回应呢。

  淸沼时静默了一瞬,面无表情、公事公办地回道“没关系。”

  利姆鲁“……”

  好、好冷淡qaq

  利姆鲁的表情更可怜了,但他还想挽救一下形象“阿时,当时真的情况特殊,我平时绝对不会对你动粗的。”

  “我知道。”淸沼时说,她似乎也注意到自己刚刚的语气太生硬,她软化了表情,说,“我知道你是想救我,就像我想救你时一样,当时根本顾不了太多,我当时不也对你动手了吗。”

  “那不一样,你选择清除我的记忆,都是为了我,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却什么都不知道,还一直责备你太胡闹。”利姆鲁说,他的眼眶微微泛红,回想起过去无数次世界重启之前的结局,他被这个姑娘拯救,直到十年之后才因为复苏的记忆去找她,可他分明找到了她,却让历史重蹈覆辙,她死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他却没有及时发现,等他注意到她失踪,去寻找她时,她连最后一缕意识都消散了。

  库洛艾说,淸沼时会为利姆鲁带来灾祸。

  不是的,明明是利姆鲁会为淸沼时带来灾祸。

  三上悟的死,让淸沼时堕落,化为业魔,背负永远无法摆脱的罪孽。

  哪怕利姆鲁带着淸沼时来到异世,清沼时也无法得到长久的安宁,她会为了拯救利姆鲁,在无数次轮回里一遍又一遍地死去。

  夏尔老师推演过世界的走向,如果没有淸沼时,在无数条世界线里,利姆鲁的结局永远是死亡。

  利姆鲁会死于纷乱的战争之中,魔国联邦会在利姆鲁死亡后覆灭,是淸沼时在无数次世界的轮回里,一遍又一遍地付出生命拯救他,拯救整个魔国联邦。

  如果没有夏尔老师的帮助,不是它遵从着他灵魂深处的愿望,利用他虚无崩坏的力量创造世界进行推演……

  “客观来说,我当时的行为……确实很胡闹,阿悟你会责备我才是正常的。”清沼时说,“所以你不需要自责,何况最后也是多亏了你,一切才能顺利解决,阿悟你不仅救了过去的你自己,还救了我,如果当时你没有出现……”

  如果当时他没有出现,她也许就会如梦中那样怀抱遗憾死去。

  拼了命想见到的人,至死也无法见到的感觉……实在是糟透了。

  她不想真的去经历一遍那样的悲伤。

  “如果当时你没有出现……”清沼时缓缓收紧手指,梦中的画面不断在脑海回荡,那应该是预知的梦,那是她未来的一种可能性,清沼时只要一想到那种可能,就难受地无法呼吸,她的声音带着轻微的颤抖,她说,“如果当时你没有出现,我大概真的要……”

  “没有那种可能!”利姆鲁激动地扬高了声,他捧住少女的手,说,“没有那种可能了,阿时,我不会再允许那种可能出现,你以后会好好的,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出事!”

  男人急于否认清沼时口中的可能性,迫切的模样像个惊弓之鸟,他似乎真的被她这次触发愧死造成的死亡吓到了,以至于他捧着清沼时的手不断收紧,手被抓得生疼,清沼时只得反握住他的手,像安抚一只受惊的小动物,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温柔地说“我相信你,因为阿悟真的很厉害,每次我觉得无论怎么努力也难以挽回的结局,阿悟你总能轻轻松松就解决掉。”

  在原生世界她咒力爆发险些毁灭整个城市时,他轻易地解决了那场爆炸,还有遭到基因污染的人们,以及……年幼的利姆鲁在战争中战败而亡的事件……任何一件都足以让她绝望的危机,他总能那么轻松地解决。

  清沼时在被刷新无数次世界观后,又一次在心中将魔王利姆鲁推上崇高的位置。

  “哪有那么厉害,我每次都是在最后一刻才发现事情原来已经这么糟糕了,我明明应该在事情变得更糟之前,提前挽救一切的。”利姆鲁懊恼地说。

  “可是在事情变糟之前,就知道这件事会变糟,那可是只有全知全能的神才可以做到的。”清沼时说,“至少阿悟你每次都能挽救糟糕的结局,救下所有人,能做到这些,阿悟真的已经很厉害了,所以不要气馁啊。”

  “如果能让阿时少受点苦,我也可以成为全知全能的……”利姆鲁脱口而出的话及时打住,他像是后怕地长长舒了口气,改口道,“我觉得阿时你说得对,幸好我这次发现及时,挽救了糟糕的结局。”

  利姆鲁这番揽功的话说得精神十足,心里却后怕地直冒汗,差点就说错话了,成神的话可不能乱说,自称神或是勇者及魔王都要承受相应的因果,他说出要成神的希望后,万一被世界的意识认可真成了神,就糟糕了。

  这个世界的意识有一套接近强制力的辨别系统,这套系统为了维持世界的平衡而持续运转,技能的获得、种族的进化便是由它来进行评判和赠予,成神并不是说不好,而是成了神之后要承担相应的责任,那份责任对他来说实在太麻烦了。

  何况——神的爱必须要是平等的。

  神不能爱上特定的个人,创世神维鲁达纳巴因为爱上了人类露西娅,而被系统断罪,系统为了修正世界的失衡,需要取走维鲁达纳巴及他的爱人露西娅的性命,而深爱着这个世界的维鲁达纳巴为了他的女儿米莉姆可以生存下去,与爱人露西娅自殉于系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关于我嫁给史莱姆这档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许你山河万里只为原作者煮芝麻汤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煮芝麻汤圆并收藏关于我嫁给史莱姆这档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