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创业时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12月29日,星期三。

  距离千禧年还有最后三天时间。

  在所有人都盼着跨世纪、跨千禧的时候,二十一岁的陈雪松迎来了罪恶人生的终点。

  这天清晨,他在看守所被验明正身,准备押赴法场。

  出于人道主义,法院在最高法死刑核准下来之后,就告诉他,允许他在行刑前回见家属。

  陈雪松想见见爸妈还有妹妹,但遗憾的是,法院不支持他见正在监狱以及少管所内服刑的家属。

  于是,陈雪松提出想见自己的姑姑,还有舅舅。

  陈雪松小的时候,是未出嫁的姑姑帮忙带大的,所以跟姑姑感情比较好,后来姑姑嫁到了外地,见面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而他舅舅因为从小是他妈妈照顾着长大,所以对他也格外疼爱。

  早上八点,在看守所会客室,戴着手铐脚镣的陈雪松,见到了自己的姑姑和舅舅。

  见到亲人的第一眼,他便止不住的痛哭起来。

  姑姑和舅舅也哭出声来。

  虽然他们内心深处也知道,自己这个侄子外甥作恶多端,但毕竟是直系亲属,而且还是晚辈,马上就要被执行枪决,他们心里没法不痛。

  陈雪松哭着说想见爸妈、见妹妹,姑姑抱着他说:“你要有啥想跟他们说的,你就跟姑姑说,我一定替你转达。”

  陈雪松抽泣不止的说:“你跟他们说,等出去之后好好过日子,别想着给我报仇,姓许的那个小子他们惹不起,就当没我这个儿子、没我这个哥哥就行了。”

  说完,擤了把鼻涕,接着说:“跟菲菲说,等出来以后,好好照顾爸妈,不要再出去瞎混了。”

  姑姑连连点头:“你放心,我会跟他们说的。”

  陈雪松又看向舅舅,说:“舅,你以后多照顾照顾我妈,让她以后也收收脾气,以后她没有儿给她撑腰了……”

  说着,陈雪松又是痛哭不止。

  简短的会面结束,陈雪松被法警带走,押服刑场。

  有不少市民知道今天枪决陈雪松,纷纷前往法场,在警戒线外远远观看,这其中有一部分是受害人的家属,更多的,是关注这件案子的普通市民。

  早在几个月前,营州电视台、营州日报就报道了陈雪松的所作所为。

  组织一帮游手好闲的混混,屡次持械抢劫、持械入职抢劫,受害人数众多、涉案金额巨大;

  屡次故意伤害他人,致多人轻伤、重伤,甚至留下终身残疾;

  多虑强歼、组织轮歼少女,且数人为未成年少女。

  年纪轻轻,早已恶贯满盈。

  所以,他被判死刑,营州市民无不拍手称快。

  上午九点二十分,在营州市郊法场,陈雪松领到了法律赋予他的那颗子弹。

  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后世那个在营州呼风唤雨,甚至高调迎娶女明星、走上人生巅峰的首富,终于伏法!

  一头本能成长为狼王的幼狼,牙还没长全,就在许逸阳的推动下,走上了灭亡的道路。

  ……

  陈雪松的爸爸自打开始服刑以来,就没机会见到老婆孩子。

  一开始他去营州一中以喝农药作为胁迫、逼着许逸阳谅解他儿子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都做了什么孽。

  他只是觉得,儿子虽然顽劣了一点,但不至于被判十年徒刑,所以才去找许逸阳试图解救儿子一马。

  但随着自己也进了监狱,他陆续从管教、从狱警、狱友那里,听说了不少自己儿子的事情,这才知道,儿子究竟犯下了多少罄竹难书的罪行。

  他越来越后悔,后悔没有好好教育儿子、让他走正道,同时也后悔自己为了“救”儿子犯下的蠢事,儿子这些罪行,哪是自己救得了的?

  29日中午,管教把他从牢房里叫了出去,递给他一根烟,替他点上,说:“老陈,跟你说个事儿,你儿子上午已经行刑了。”

  陈雪松爸爸手里的烟刚抽了一口,就掉在了地上,火星四溅。

  管教弯腰去替他捡,结果他自己先一步蹲了下去,哆哆嗦嗦的把烟捡了起来。

  烟头已经摔掉了,他用烟在冒烟的烟头上用力怼了一下,然后拿到嘴边使劲抽了几口,随后便是老泪纵横。

  管教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进来也有一段时间了,咱们的普法课你也上过好几次,你儿子犯的什么罪,你自己心里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生创业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许你山河万里只为原作者公子不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不歌并收藏重生创业时代最新章节